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望颐楼处识礼遇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289
2018-05-28 13:27

朱媛逛了一上午的街,就是体力异于常人此时也是累的脚软浑身冒着细汗,更别说绿翠这平时只在府里做做细活的丫鬟了,此时已经插着腰,喘着气,擦着脸上的汗,“小姐,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吃点东西吧。”

朱媛也是心疼这个小丫头,“那也好,前面有个酒楼,去那儿吧。”

两人走了一段停在酒楼门口,有三层,正中高高挂着一副匾额“望颐楼”。

进到里边已是几近客满,她们刚进去,小二便迎上来,将手中的布条往肩上一搭,“两位小姐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吃饭。”

“那是雅间还是就在大堂呢?”

“给我们雅间。”绿翠说。

“不用了,我们就坐大堂里。”

不理会绿翠的唠叨,朱媛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小二跟过来用抹布擦了擦,用紫砂壶沏上茶,“小姐要吃些什么呢?”

“荤素不忌,来几样招牌菜。”朱媛毫不犹豫,这几天清汤寡水惯了,只要味儿的她都吃。

“好嘞,小姐请稍等。”小二吆喝着离开。

大堂里人很多,人蛇混杂,绿翠觉着坐在这里很是不放心,左瞧瞧又瞟瞟,秀眉挤在一块儿,“小姐,我们还是去雅间吧。”

“这里氛围好嘛,这么热闹,你胃口也好一点吧,乖。”把一块酥糖塞进绿翠的嘴里,看小姐面上笑嘻嘻也知道是拗不过,只得把自己的钱物看得紧一点了。

朱媛看着她一脸紧张样,叹了口气,无奈道,“你捂得这么紧傻子也知道你钱多了,你啊,像旁边那两位公子一样把钱袋挂的明显一点,装的鼓一点,一定不会被偷的。那样小偷就会以为你那装的不是银子而是石头。”后面一句她提高了音量,说得仿佛故意想让旁边的人听到。

“小姐,你那说的是胡话吧,哪有那么傻的小偷放着钱袋不偷的。”绿翠笑着说。

旁边的人果然听到她们的谈话,缓缓转向这边。

“姑娘可说的是我们?”又给了对面小厮一个眼神。

小厮摸了摸身上,脸色巨变,一拍桌子扯着嗓子大声道,“哪个大胆的王八蛋偷我的钱。”

店里的人都被这小厮尖锐的声音喝住,顿时所有吵闹声都停止,望向这边看热闹。

朱媛也被他这声吓住,没想到小小身板爆发力这么强。

“姑娘是否看见了,可否提点在下一二?”梁礼遇起身,朝朱媛走来,纤长的身形给了给了朱媛一丝丝压迫感。

她抿了口茶,“我坐的这么远,自然不可能是我偷的了。”

梁礼遇似是领悟,朝小厮招手,让他附耳过来。

酒楼里大堂安排的位置有些挤,左右的间距较宽,而前后则间距则只有几拳之近,很容易被有心人偷,朱媛则恰好看见了旁边桌小厮被偷的经过,又利用绿翠出言提醒,而她的提示就不知男子是否能理解了。

但显然他理解了,小厮听完梁礼遇的话猛地抓住了坐在他后面一脸心虚,坐立不安的男人,在他身上一阵乱搜。被搜的男人也不甘被他搜,一边抗拒一边嚷嚷“你干什么,我要报官”,可是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愣是压制住了那个三十出头身材矮小的男人。

小厮狞笑,“你报啊,最好把你的罪证带上,敢偷到小爷身上。”又把钱拿给梁礼遇看,“少爷找到了。”

男人见没了桎梏,便匆忙逃出,小厮想追被梁礼遇拦住,小二恍了一阵神才快步追出去,“客官,您还没付钱呐。”只是哪儿还有人影。

所有人见没了热闹看,又一起说说笑笑,店内又恢复了嘈杂。

朱媛的菜以上齐,正起筷,可依旧感觉不怎么舒服,“这位公子,你还有什么事吗?”她实在不喜欢一尊大佛立在她旁边,看着她吃。

“刚才多谢姑娘提点。”

“多谢小姐了。”小厮也附和,并朝她一拜。

“不客气。”

“不如在下与我的小厮韭菜同姑娘一起拼桌吧。姑娘这顿饭由我请客”

“是啊是啊,感谢小姐,一起吧一起吧。”

梁礼遇凉凉地看了,少爷与姑娘搭讪,你吵吵什么?韭菜心虚的埋下头,小的是猜中你的想法了帮您啊。

朱媛见这对主仆有点意思,又有人买单,示意绿翠把东西收拾收拾腾个地儿出来。

他们坐下后她们便动了筷,这家店的东西还真是好吃,难怪客满。她和绿翠大快朵颐,梁礼遇和韭菜则看着他们两个吃,也不再说话。

朱煜等人也是到了“望颐楼”,这是他们经常相聚的地方,小二看到他们边迎上去,“小的已为几位准备好了雅间,请几位跟小的来。”

小二在前面领路,他们随后,朱煜没有看见朱媛,倒是徐二眼尖发现坐在窗边的朱媛,“朱煜,你妹妹哎,叫过来一起吃饭吗?”

朱煜和徐燕珠寻着徐二所指的方位看过去,正看见朱媛与两个男子合桌吃饭,她吃得正香,一个男子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算了,想必也是和人约好了,我们吃我们的吧。”嘴上这样说,心里也不乏不解,什么时候认识了他也不知道的公子,回去定要好好审问。

“走吧。”卫伯巧没有和他们一起看朱媛,只是上到二楼时几不可见的轻瞥了一眼楼下,由他的视线看过去,朱媛正开怀大笑,一点也没注意自己的形象。

……

“你为什么叫韭菜啊。”绿翠问。

“哎,都是少爷咯,刚跟着少爷时,我是非常不喜欢吃韭菜的,少爷为了改掉我挑食的毛病,就给我改名叫韭菜了,那个时候只要有人叫我我就想吐。”韭菜说起他名字的事非常忧伤,压着梁礼遇在场又不敢太表露出来,还要佯装着一张感谢地脸,显得非常滑稽,“多亏了少爷治好了我多年的挑食。”

“哈哈。”朱媛和绿翠听了韭菜的解释被逗笑了,朱媛拍了拍梁礼遇的肩膀,“你太坏了。”

“我只是逗他的,小小年纪挑食不好。”他答。

“确实挑食不好。”朱媛撑着脑袋想了想,“绿翠我发现你不爱吃萝卜,不如小姐给你改名叫萝卜怎么样?”

绿翠一脸惊恐,“不要啊小姐。”

梁礼遇看着朱媛的的笑容有点痴迷,韭菜在桌下微微踢了他一脚,少爷,注意您的仪表啊。

他回神,假意咳嗽两声,“不知可否知晓姑娘芳名?”

“朱媛。”

“梁礼遇”

“梁鲤鱼?”朱媛不知是没听清还是。

“朱姑娘叫我鲤鱼也行。”鲤鱼?从朱媛嘴里叫出来还挺好听的。

“也别叫我朱姑娘了,叫我朱媛吧。”

“阿媛?”

“……”太自来熟了吧。

韭菜心里为少爷加油^0^~喝彩,他家少爷太会了吧,这样就和朱小姐拉近距离了,他也很喜欢朱小姐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