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安学府内之安学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149
历史久远

朱媛穿越来的快活日子过完了,接下来她要履行她作为古代朱媛的义务了。

大清早,朱家人齐齐侯在饭厅,“绿翠,小姐怎么还没出来,别误了时辰。”朱母问。

“夫人,小姐起晚了,英姐姐正伺候小姐起来。”绿翠回道,要不是叫的早,小姐那架势怕是得睡到日晒三竿呢。

“懒丫头,怎的病好了像换了个人,天天也不扭着大哥了,一个人待在房间也不知道在干嘛。”朱母嘴说说着嫌弃的话心里也有些担忧,本来是怕女儿受了打击一蹶不振,现在反而像个没事人一样,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听着绿翠的意思倒开朗了许多。

朱煜心里也踌躇,不知是否应该把在“望颐楼”看到妹妹与男子相会的事告知父亲母亲,他很想说出来啊。

“阿煜,你有心事?”朱父见朱煜心不在焉的样子问道。

朱煜收敛神色,说道,“没有,绿翠去催催阿媛,别误了时辰。”

绿翠还未出厅朱媛已款款而来,“爹,娘,哥哥,久侯了。”

“坐下吧,下次早点,阿煜和你不同,不能误了时辰。”朱母说道。

“是。”落坐的朱媛看着佳肴还不敢吃,低眉乖顺的坐着。

朱父见朱媛还知道规矩,也不再教训她起晚的事,“去了安学府好好听老师讲课,别再搞出些幺蛾子,知道了吗?”

朱媛点头。知道了,知道了,能吃饭了吗。

“动筷吧。”

朱父刚发完号令,她已经开始动筷了,没有女儿家的矜持,大口大口的吃饭咽菜,像是不需要咀嚼一样,更像是一条生产线的生产流程,夹菜,吃饭,下咽,而且动作极快。

在几个人的呆目下,朱媛放下碗筷,用手擦掉嘴上的油渍,看向朱煜,“大哥,快些吃,别耽误了时辰。”

“额,好。”朱煜机械地朝嘴里喂了口饭,还没从刚才狂风暴雨中缓过来,他真的是没见过哪个女人像朱媛吃饭这般。

而朱父却是把碗筷使劲放在桌上,“砰”的一声,整个桌子都震了一震,板起脸说道,“绿翠,说,小姐到底是几顿没吃饭了。”

绿翠与阿英“砰”地一声齐齐跪下,阿英是被朱老爷严厉的斥问吓住了,满脸委屈,可怜兮兮地说,“回,回老爷夫人,小姐每餐都有吃的,都没落下过。”

朱父在朱媛肯定的眼神中没了声,他家里的小姐很是不容小觑啊。

出门时还早,天才刚亮开,东巷路上稀稀寥寥有几个行人,朱煜和朱媛并肩走着,朱煜余光瞄了多次朱媛,她看在眼里但不过多询问,心道看你能憋到几时。

终于,朱煜沉不住气,问道,“心里难受吗?若是,哥哥可以。”

朱媛站定,朱煜也停下看向她,她笑起来,眉眼弯弯,犹若星辰,她五官不精致,可笑起来极让人舒服,“哥哥瞧着我是伤心的样子吗,从现在开始,你要知道,我朱媛这个人再穷困潦倒都是不轻易求人的,不是我的我从不强求,是我的我会牢牢抓住不放的。”就算在现代多么穷,她都没有委曲求全过,别说在古代了。

此刻的朱煜再往后依然没有忘记此刻的朱媛是多么耀眼,她说的信誓旦旦,眼里有光彩溢出,只是下一刻的朱媛又让朱煜一跌。

朱煜比朱媛要高很多,只见她踮起脚,然后一双纤细的小手狠狠拍在朱煜肩膀,“这才是我们朱家的意志嘛,是吧,哥。”完了又出发了。

朱煜眉毛一震,面上扭曲了一下又顷刻恢复了平静,跟了上去,只是他的身体极不协调,一边肩膀不经意地倾斜,她家妹妹真是人才啊。

“阿媛,你走错路了。”

“……”

远远地传来男音,最后一截衣角也消失在东巷街角。

安学府是朱媛第一次见,之前为了保持一下这里的神秘感她也没来特意来瞧过,在门口朱煜遇见了个熟人已经和她分道扬镳。说好的关心照顾呢,朱媛在心里睨了他一眼。

不停蹿动的人流,来来往往的少年中,只有朱媛伫立不动,打量着这所古建筑,只站在门口也知晓里面还有多么大气,难怪是富家子弟的学堂,朝廷也用心在教育方面。

门口两只气势汹汹的石狮子,朱红色的大门大大敞开,两边各自以弧形展开,上面用细黑的线条勾勒出一句句诗词。正中是金色的三个大字,“安学府”。

她真真是体会到了一股学风正骨,心下的排斥化为怅往,和一个个学子踏入安学府。

胡乱逛了一会儿朱媛才发现她没有目的地,她不知道自己她应该在哪里上课,迷茫了一会儿她发现所有房间都差不多。

她随意进入一间,里面几张大大的长桌并列而排,空无一人,什么情况,都没人来的吗。

在里面呆了一阵子也没个学生进来,倒是进来一位上了年纪的女人,她提着一桶泔水路过门口的时候看见朱媛一个人坐在那里。

她放下泔水桶,双手在围腰布胡乱两抹,对朱媛说道,“学生,食堂不开早饭,午饭还早着哩,你坐这儿干啥吶。”

“这是饭堂?”搞了半天她在食堂是在坐着等饭呢。

那妇女用粗糙的手指着门口,扯着尖锐的嗓子说道,“姑娘,这咱虽然是收泔水的,民以食为天的食字还是认识的了。”

果然,门口写着食字,这脸可丢大发了。她在大娘诧异的眼神中灰溜溜的跑掉了。

她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期望有一个认识的人来认领一下自己,不是自己的朋友仇人也好啊。

“朱媛,你还敢来啊,厚脸皮的程度可比城墙的拐角厚,真是丢尽我们慎德房的脸。”来者不善,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恐怕不是三个女人了,几个女的以徐燕珠为首用眼刀刮着她,不时私语着她有多不堪,说出的话全是嘲讽。

朱媛只听到了重点,慎德房!嗯,她激动一把抓住徐燕珠的手,感激道,“谢谢你了。”又扔下呆愣的徐燕珠。

她的周围被几个女的围的水泄不通,她推开一名女子,“借过,借过。”

“她什么意思,她居然像我道谢。”朱媛怕不是傻了吧。

几个女子也是不解,“她不是落水后变傻了吧。”

傻?她可不傻,前几天她才看见她与一名俊俏男子有说有笑,哼,这就又勾搭上一个,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