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深夜抄书苦难当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129
2018-01-13 21:39

朱老爷做的是绸缎生意,在皇城名流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缎庄都有打理的人,不过他每天仍然要去巡视。

回到家中已是太阳平西,入暮三分,回到房间换了身衣服,沐浴完回到房间朱夫人已经备好了他喜欢的茶。

朱夫人把朱老爷的衣服收拾起来交给了丫头,关上房门为朱老爷捏起了肩。

朱老爷拉住朱夫人的手,脸上是幸福的笑容,“还是夫人的手艺最好了。”

朱夫人也是露出同样的笑容,她嫁给朱老爷已经二十几个年头,十多岁就跟了他,他这个人虽然平时严肃的不行,儿女也怕了他,但是他从来不在她面前发脾气,对她无微不至,也没有娶过二房和小妾,有夫如此,她又有何求,“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如今儿女也已经大了,也是时候为他们看看婚事了。”

朱老爷松开朱夫人的手,朱夫人也在他旁边坐下。

“阿煜我倒不担心。只是阿媛最不省心,今日她做了什么,有没有去找卫伯巧。”现在的朱老爷犹如惊弓之鸟,只要看不着朱媛就担心她造出什么事端。“只要她不去找卫伯巧就什么都好。”

“老爷,你看看阿媛自从醒了什么时候去过卫家,吃一堑长一智,你把自己的女儿想的未免也太糟糕了些,她现在大概在房中做功课呢。”

“嗯?她什么时候这么用心了,不对劲儿,我得去瞧瞧。”

朱夫人就看不得他这副说风就是雨的样子,她按住朱老爷,让他坐下,用手轻掩嘴角,娇笑道,“瞧你这样子,女儿好也不行,不好也不行。”

“哎,阿媛受伤的事我也是心有不甘,只是我又能奈穆家如何。”他找到穆家讨个说法,穆家却一直藏着掩着,若说报官也指不定会得到个说法。他也悔恨自己没有个关系替阿媛讨回公道。

“我知道的,你不是不为阿媛出头,现在也挺好的,女儿也无大碍了。”见朱老爷悔恨不已,朱夫人转移话题,“对了,老爷,今天有人送来拜帖。”

“是什么人?”他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他家仆人传来的话,还送来半块玉佩,我记得你好像也有半块吧。”她从怀中拿出那半块玉佩。

朱老爷接过玉佩,眼神直直,手摸索着玉佩的纹路,他起身,从柜中翻出半块玉佩,两块正好拼凑成一块,他爽朗大笑,“哈哈,是那老小子啊。”

他似乎陷入回忆中,怀念地说道,“这两块玉本是一块玉,他本是我以前同乡好友,关系很要好,只是后来我爹迁来皇城做起了绸缎生意,这块玉佩是我们分别时相赠的,年少的时的兄弟情义都寄托在这块玉佩上。我们还说以后可以还要结为亲家呢,这已经是多少年没见了啊,唉,说到这都想起了我们一起下过的河,逛过的红院,喝过的酒。”

“逛过的红院,你个老不死的,你现在还想逛红院,说你背着我逛了多少。”朱夫人听到红院脸色乍变,一把揪起朱老爷的耳朵。

“家里有这么好的夫人我哪儿敢啊,别啊,夫人,让人看见多不好。”朱老爷求饶。

“让人看见你逛红院就好了是吧。”

房外的如霞和双菊听到房间的动静偷偷发笑,双双退了下去。

朱媛完全不知道他爹娘闹得动静,正在房里找她的书,到底放哪儿了,小胖现在怕是连三分之一的书角可能也不给她看了,可是,她找遍了房间也找不到那该死的书。

“啊,小姐,小姐找到了。”绿翠终于在柜子腿儿下找到了,她想起来了,上次小姐说柜子不平用来垫柜子脚了,她捧起书扇去上面的灰尘,可惜道,“小姐,书破皮了。”

她翻了几页,“没事没事,里子好的就行,快给我研墨,我得抓紧了时间抄书。”

她还记得今天李志修挨手心的模样,这么大了挨手心是小,那手被打的惨不忍睹是大,本是有些胖的手,愣是被打的像猪蹄。

要说为什么老师可以体罚这些学生,小胖和她讲的,是因为这些老师也是个个不凡,文者有的是御林院下来的,并且有教过当今皇上的,譬如安学府的本系院长,那就是皇上的老师。武者再差也是当年的副将军,这哪是敢反抗,回到家爹娘说打的好的也有。

现在也逃脱不掉这命运,她看了看自己的纤纤玉手,她可怜的手,也不知明天保的住你吗,让我多瞧瞧你可爱的模样,哎,只得抓起笔。

“小姐,我见过少爷写字,他不是您这样握笔的。”绿翠出言提道。

朱媛横了绿翠一眼,她能不知道她拿错了, 只是,嗯,这古代人握笔的姿势她是不知道了,只得按现代写字的样子来。“要不你来教我拿?”这句她是认真的。

“小姐奴婢错了,奴婢哪儿会啊。”她从小就做了丫头,做的都是些服侍人的事儿,哪儿能提笔啊,她以为小姐生了她的气

朱媛也就说说,哪儿能真让她教。 笔尖在细腻的纸上始终没有落下,直到笔上的墨珠混合为一颗墨珠低落在纸上晕开,她也没写下一个字。

“小姐加油,我会陪着小姐的写完的,奴婢为小姐准备宵夜去。”说完蹦蹦跳跳出去了,并为她带上了门。

去吧去吧,有她在她还写不出来呢,让她一个人静下心来写,想完又凝神对付起来。

当绿翠再次推门进来时已过了半个时辰,她放下糕点,为小姐掌好灯,整个房间都亮起来。

朱媛正心无旁骛,到处都是废纸,绿翠摊开几张,要么是墨渍要么是被打上错误的符号。她也不打扰,就这么一直耐心侯在一旁,第一次看见小姐这么认真的模样,真是惊煞旁人。

就这样 朱府内院的星星之火一直亮到半宿,蜷着的玉指酸痛无比,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眼睛也要睁不开来,抄书真是门技术活,看看自己抄的这些,虽然参差不齐也算是可以交差了吧。

绿翠也是站在一边昏昏欲睡,听见响动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迷糊地问道,“小姐,您抄完啦。”

“嗯,东西也别收拾了,太晚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朱媛疲惫的说道,东西也打算收拾了,迈着腿就往床上倒。

“是,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