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慎言慎行慎德房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235
历史久远

有了关键词她要找的地方就简单多了,虽说这安学府大,大也就大在外面,毕竟涉及武教,外面有很大的练习场,而学堂算起来就只有四个房间,藏书阁单一房,饭堂单一屋。

朱媛对了对门上的名字,应该是这里了,里面已有不少学子在温书,她找了靠后的位置坐下,旁边是个有些臃肿的少年,正在奋笔疾书,连她在他旁边坐下都不知道。

朱媛非常好奇他这干什么呢写的那么认真,脸凑上去见纸上歪歪扭扭写了些字,当事人还一脸认真模样,朱媛捂住嘴,控制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小胖抬起头,一脸生气的瞧着她。

朱媛揉揉脸,认真抱歉道,“对不起,是我的问题,对不起。”

小胖瞪了她一眼,埋头又是一番苦干。

“说真的你这效率抄到什么时侯,要不我帮你抄吧。”见小胖抄的如此辛苦好心说道。

“这是老师布置的功课,你可好了请了假不用抄,我可是抄到昨天半夜都没抄完,待会儿老师就要来了我求你闭嘴吧。”小胖哭丧着脸又埋头继续抄。

这得是抄多少啊,打量其他人也有几个像小胖一样奋笔疾书当中。她暗叹自己病的好,不然就她这样连毛笔都不会握的岂不是得抄到死。

“哎,小可怜啊。”朱媛叹。

“咳咳。”门口传出一声轻咳。进来一个年纪半百,浑身透着精明,穿一件灰色长衫直到脚踝,露出黑色布鞋,手里拿着两本书,缓缓走到讲台上。

朱媛用手臂推推小胖,“老师来了。”

小胖听了猛的收起毛笔坐正。

“昨天老师教授了诗经给你们,让你们抄的诗经都抄完了吗?”

“抄完了。”下面齐声。

“温故而知新,我们先复习昨天的学几首诗词。”

“小胖,我没带书我们一起看吧。”朱媛是打空手来的,朱煜也不提醒她带书。她在心里埋怨他一番。

此刻正在淳化房温书的朱煜突然背心一凉,打了个哆嗦“阿切。”

“怎么了,着凉了?”卫伯巧问。

“不知道,就是背心突然一凉。可能夜里着了阴。”朱煜揉揉鼻子。“对了,我发现这几日你不对劲啊。”

“哪儿不对劲了?”

“哪儿不对劲也说不上来,是不是担心我妹妹还缠着你?”

卫伯巧不说话,俊美的脸上一片从容,猜不出他在想什么,“我一点也不担心。”

朱煜了然,像卫伯巧这么聪明的人肯定看出了朱媛的变化,这么说也不奇怪,只是怎么他感觉四周一股股寒气呢,还是他真的病了。

穆清禾一双美目一直盯着卫伯巧,自从上次她看不惯朱媛死皮赖脸缠着卫伯巧而狠狠让人修理了她一次,,让她昏迷了数天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理过她,她父亲是朝中大臣,朱媛是商贾之家必是不敢追究于她,打碎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她这样远远看着卫伯巧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很想站在他身边,犹豫一会儿,还是向他走过去。

“朱煜,我想和伯巧说几句话。”

朱煜是对穆青禾没有什么好脸色的,“你说你的,我碍着你什么了。”

“你。”她是很想和卫伯巧说说话,现在也不怕朱煜在场,“伯巧,那天我是气坏了朱媛每日缠着你,我不是故意的。”

朱煜听了她的话嗤笑道,“那么多喜欢伯巧的也不见你一一威胁,要不是你爹,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他面露狠色。

“收拾我,你想怎样,我与伯巧说话,与你有何干?”

“那也与我无干,你做的什么别轻易带上卫家,恕我失陪,穆小姐。”卫伯巧起身出去。

朱媛磨了许久小胖才同意让她看三分之一,所谓三分之一只是让她看个书角,小气的古代人。

上面的老师真讲的入神,什么之乎者也,尔乎哎哉比安眠药还管用,听得她直打瞌睡,只是初来乍到她还不想被点名。

偶尔看看外面,恍惚间看见了卫伯巧,悄悄问小胖,“小胖,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怎么有人还可以去外面溜哒吗?”

李志修不想搭理朱媛的,被老师发现就惨了,但是她一直小胖小胖的叫,叫的他快真的以为自己叫小胖了,“跟你说了我叫李志修,要么别叫我要么叫我名字,再让我听见小胖这两个字也不理你了。”他气哼哼说道。

“别气,小胖,你说说为什么卫伯巧可以出去溜达啊。”朱媛安慰。

李志修放弃了,谁让他胖呢,匆匆瞥了在外面,见卫伯巧在靶场射箭,“都说你喜欢卫家伯巧,没想到你眼睛这么灵,人家在哪儿你都知道。”

朱媛伸手在李志修大腿上拧了一下,他疼的倒吸一口气,“你干什么?”他在疼的地方揉了揉。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知道吗?不然,呵呵”她冷笑一声。

“朱媛,你笑什么?”一声苍老的而洪亮的声音打断两人。

额,没想到开小差被抓包,她在心里迅速的组织了一下语言,把责任推给李志修,委屈道,“没有,老师,是李志修诱惑我一直拉着我给我讲笑话,我没忍住。”对不起了,小胖,要死一起死吧。

在李志修的眼中大概朱媛已经死了千回万回了,“小胖,你看,外面空气多好,多清新啊,我们可以自由的讲话了。”

“朱媛,求求你了,我错了,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现在我认错,你原谅我吧,以后去祸害别人吧。”李志修很伤心,他没想到同窗这么久的朱媛是这么可怕。他不知道,不是以前的朱媛可怕,而是现在的朱媛可怕。

“小胖,乖,别哭,书会掉。”

李志修心道他彻底是完了,怕是逃不过她的魔掌了。他想也想不到的是这只是他噩梦的开端。

“胖儿,大家都在上课,那卫伯巧逃课老师也不管管。”朱媛又见卫伯巧在不远的校场习剑,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剑舞如蛟龙,看着实在赏心悦目。

“卫伯巧岂能和我们这些凡人相比,淳化房里的人个个不凡,若是你能达到他的造诣,你也能出入自由,不受管束。”他解释道,想想又不对,“你不是天天跟着卫伯巧,还要我告诉你这些,你不是在玩儿我吧。”

朱媛哼着小调把脸转向别处不管李志修的炸毛,现在她对这里的了解就好比新出生的婴儿,一切得循序渐进,慢慢了解嘛。

“外面的人安静。”曲老师被两人叽叽咕咕的说话声搅扰,出言喝道。

在靶场习剑卫伯巧远远看见了在门外顶着书的朱媛和李志修,这是他第二次看见朱媛的这种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