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饭桌堂上审朱媛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111
2018-01-15 21:19

李府。

“你个不肖子,在外边喝酒喝到大晚上不回家。”一个体态肥硕身材矮小的中年人正在大厅里追撵一个小胖子,手拿一根如手腕粗的长棍,不时停下来喘两口粗气,然后又追上去,跑起来腿一颤一颤的。

被追的李志修此刻犹如一只飞燕般灵敏,看得出来逃跑路线很熟练,他一边逃一边向他爹解释,“爹,你相信我,我没有喝酒,我是英雄救美,救了一个买醉的小妞,所以身上沾了酒气。”他被朱媛害惨了,他爹手上拿的棍子比以往的都粗唉。

“那你又带一堆破烂回来。”他李家是做了什么孽,出了这样一个胡匪,不好好学学他哥哥,竟给他收拾烂摊子。

“什么破烂,啊,那是我的奖品。”李志修反驳,那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

李老爷实在跑不动了,他停下来,顺顺自己的呼吸,但说的话仍是上气不接下气,“兔崽子,好,我相信你,你过来,我闻闻你嘴里有没有酒气就知道了。”朱老爷坐在边上的椅子上,用木棍支撑自己的身体。

李志修半信半疑,他爹真信他,但他也是跑不动了,他插着他臃肿的腰向他爹走过去,慢慢哈出一口气.。

李老爷一把扣住李志修的左手,一脸狰狞,“臭小子,还说你没喝。”说完扬起棍子。

“爹,我发誓我只喝了一小口,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突破天际,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更加凄惨。

翌日。

朱媛醒来,嗓子生疼,她咳嗽一声,嗓子像撕裂般,掀开被子下床,茶壶轻轻的没有重量,她打开盖子查看,小脸一垮,沙哑着嗓子喊道,“绿翠,阿英。”

“小姐,您起来啦?”绿翠推门进来。

“嗯,有水吗,茶壶里没有了。”她喉咙干涸的厉害。

“小姐稍等,奴婢立刻去打。”绿翠接过茶壶转身出去。

时辰已经不早,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打在朱媛的脸上,刺眼的光迫使她闭上眼睛,用手轻揉太阳穴缓解宿醉带来的胀痛感。

阿英为她梳洗打扮完毕已经是晌午,前院的双菊来通知她去饭厅用午饭。

踏出房门,明明是晴空万里,她却有点黑云压城的错觉。

饭厅里就只有朱老爷和朱夫人,朱煜恐怕去了安学府,不见其人,她福了福身子,就坐。

朱老爷冷眼看过朱媛,低声道,“吃饭。”

这种气氛中谁也不敢说话,朱夫人拿起碗筷吃得专心,朱媛就有点尴尬了,原因是她没有碗,只有一双筷子,好吧,没碗她也能吃,踌躇一下,筷子伸向红烧肉,谁知被朱老爷的筷子打掉。

“不准吃。”朱老爷说道。

“哦。”她闷闷应道,不让她吃饭干嘛还叫她来饭厅。

“你刚宿醉一场,早晨又没吃饭,别吃的这么油腻,厨房为你做了些清淡的,马上就端出来了。”朱夫人怕朱媛想多,解释道。

朱媛心中的抑郁化为暖流,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谢谢娘。”又看向朱老爷,“谢谢爹。”

不一会,阿英就端上一碗粥和两碟小菜,很合朱媛的胃口。

昨天的买醉还历历在目,昨晚朱老爷阴沉的脸色也挥之不去,为了以后有好日子过,她还是先认错吧,“爹,我。”

“食不言寝不语。”朱老爷说道,脸上不起波澜。

朱媛收了声,食不知味的吃着她的粥,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饭厅里鸦雀无声,除了咀嚼饭菜的声音,再无杂声,这低气压一直持续到朱夫人放下碗筷的一瞬间。

“昨儿我答应卫伯巧不训你,就不训你。”朱老爷说道。

那就感情好,改明儿提个果篮儿去谢谢卫伯巧了,让她躲过一劫,她在心里偷笑,但面上也得崩住,“谢谢爹。”

朱老爷虽说心里不大高兴,可他在生意场上就是个言而守信之人,所以他答应卫伯巧不训就会遵守诺言,但是不给朱媛一点教训,她一点也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高兴个什么劲儿,我还没说完,昨日安学府派人送来了你的字帖,真是让为父讶异,咱家的好女儿居然有那样的好书法。”朱老爷说的阴阳怪气,他不敢置信他一儿一女竟有如此大的差距。

该来的总会来,朱老爷的反话说得让她脸红,这时候她不能作声,她也不知该作何解释,只得虚心的接受她爹的训斥。

“我会叫人把你的字迹贴在门口的大门上,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看你的好手迹,你要不嫌丢人就让他挂着,要是嫌丢人就好好的练练把它换下来。”朱老爷说道,面上完全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这么折辱人的办法亏着朱老爷能想到,她试探着说道,“爹,咱们还是想个两全的办法吧。”

在他朱耀昌的商经里,就没有买价还价的事,他对朱夫人说道,“红绣,今晚我有应酬,就不回来吃饭了。”

朱夫人嘱咐,“你小心点儿,早点回来。”

朱老爷点头,叫上管家阿碌出了门。

“爹,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这不光是伤我的自尊,还有碍您的脸面呐!”朱媛不死心,在朱老爷最后一只脚踏出门口吼道。

她以为不会再有回应,哪想门外传来一声大嗓门儿,“不要了,都不要了。”

她又对朱夫人说道,“娘,你劝劝爹,这对咱家形象不好。”

“说什么说,你爹不予说教你娘要好好说说你。”朱夫人也严厉道,“你告诉娘,为什么要去酒馆喝酒?”

怎么又提上这事了,她心里犯了难,在心里打了个草稿,“没什么,娘,阿媛只是心里堵的慌,但是现在都好了,一点儿事也没有了。”她眼神飘浮,笑容不自然。

“心里再堵也不能夜不归宿,你知不知道这样娘会担心的。”朱夫人说着掉下几滴玉珠。

那几滴泪让朱媛想到做晚朱夫人彻夜守着她,直到她睡了过去,再瞧着这心疼的样子,她想如果她的妈妈还在世的话是否也会这样担心她。

不忍让朱夫人再流泪,替她擦净眼泪说道,“娘,阿媛答应你,以后定不会让你再担心,别哭了。”

朱夫人用绣帕拂了眼泪,抽噎地说道,“你说什么都依我了?”

朱媛一股脑的应下,“都依你,都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