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宅中苦坐深闺处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3160
2018-01-15 21:29

那天得了朱媛的肯定,朱夫人就提出让朱媛出去相亲,这个想法已经在她脑子里酝酿了许久,朱媛说了什么都答应她,也不好再强辩什么,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恐怕是在房里悔着呢。

朱媛答应朱夫人的后果就是她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她是悔天悔地悔自己,怎么就这么经不起软磨呢,明明是她在向朱夫人求软的。

老两口给阿英和绿翠下达了死命令,让她们两个一定要监督好朱媛,若是她不见了就拿他们是问,她是白天练针线,晚上练书法,整日叫苦不迭。

两个丫头像鬣狗一般轮流守着她,特别是绿翠,她怀疑绿翠在她身上安装了追踪器,不然怎么什么时候她都如幽灵一般出现在她身后。

比如 朱媛蹑手蹑脚打开后门,一只脚刚踏出去,后面出现如鬼魅的声音,“小姐,你去哪儿。”

“没有,我就是看看家里的空气和外面的空一不一样。”她猛呼吸一口,然后关上后门,“果然还是家里的空气要好些啊。”后面这句话说的咬牙切齿,极不甘心。

被抓住的朱媛只能回房间跟阿英学学刺绣,别说,阿英的刺绣真是大师级别的,“阿英,你有没有想过开一家绣铺啊,绣的真好。”

阿英手上动作不停,微笑道,“小姐夸奖了,奴婢的针线活都是和夫人学的,夫人的手艺才叫精巧。”

“哦。”

在阿英的巧手下,一朵牡丹绽放在绣帕上,“喏,小姐你照着绣吧。”阿英把绣帕递给朱媛。

她把绣帕放在手上仔细端详,就这多花她得学多久啊,她只玩过十字绣,这可难倒她了。

“还有。小姐,您坐的姿势不对。”

朱媛看自己,还算端庄有仪啊,“没什么不对啊,我平时就这样坐啊。”

“小姐,您得把双腿闭紧,双手放放在腿上,挺胸抬头。”

好吧好吧,她听话,双腿合拢,双手轻轻附在腿上,挺胸抬头,“这样行了吧。”

“小姐,女儿家说话得轻言细语,不然会让人觉得聒噪。”

“额。”她无话可说。

这两天被关在家里,朱煜也很少见着朱媛,安学府没去,白天他要么走的早,要么朱媛起的晚,他抽了个空来瞧瞧她最近在做些什么。

一进房就见朱媛参照这一张绣帕在绣什么,一脸认真,绿翠在一旁伺候,说着好听是伺候与其不如说是监视。

“哟,在学刺绣呢。”朱煜打趣道。

朱媛最讨厌他什么都用轻松的语气,她头也不抬,“是啊,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吧。”

刚说完脑袋便挨了一记,朱媛停下手上动作,恶狠狠的看着朱煜。

“说什么胡话呢。”这话也就是他听见了,若是别个听见了那可得了。

她才想起这事古代,这些在现代开玩笑的话在这不能说,好吧,饶了他了。

“绣什么呢,这一坨一坨的是什么?”他指着她手上的绣帕问道?

她抬头,语气不善,“什么一坨一坨的,这是一朵菊花,请小心你的用词。”她已经很用心了,绣出来的还是不像。

这也能怪他,他哑然,看着她在凌乱的桌上翻找着什么,然后扔给他一张绣帕,说道,“帮我把这个送给卫伯巧吧,果篮是没法送了,这是我熬了一个通宵绣出来的,算是给他的谢礼。”

绿翠在一旁有些心疼卫少爷了,这明明是小姐您绣了一个时辰绣出来的残次品。

朱煜拿着绣帕翻转着,用各个角度看了一遍,发问,“这?”在收到朱媛的眼刀之后感叹,“好一朵美丽的菊花,真是……”

朱媛吭声打断他虚假的赞美之词,“那是牡丹,谢谢。”

“额,我一定会转交给他的。”他把绣帕放在他的怀里,拍拍胸口,“放心。”

“小姐,就这么把那物件儿送给卫公子可行吗?”以前莫说送东西给卫少爷,就是见一面也得精装打扮呢。

“哪有什么不好的,心意到了就行,文人墨客就不用送什么金啊,银啊的了,那显得咱们多肤浅,这亲手做的才能显出心意,快把剪刀给我,绣好一张。”

“哦。”绿翠递上剪子。

朱媛剪断绣线,展示给绿翠看,“绿翠,我绣的怎么样,有进步吗?”

“好看,好看。”说假话会有报应吗,绿翠想知道。

“好看的话就送你了,你可要随身带着哟。”她知道自己的水平,可就想逗逗小丫头,谁让她整天跟着自己的。

“是,小姐,奴婢一定贴身带着。”绿翠苦着张脸收下朱媛的礼物。

朱老爷最近几天在好友生意朋友中打听为未婚配的男儿,朱夫人约闺中密友向她们打探有哪家年轻少爷。

“你们家阿媛呐,是该谈谈婚配了,也有十七八岁了吧?”一位夫人说。

“是啊,也不小了,还不让人省心,她爹和我寻思着给她找个好人家,好让她收收心。”朱夫人说。

“哎,若不是我儿子已有妻房,不然我们可以说道说道,攀个亲家呢。”说完用手帕捂着嘴笑起来。

朱夫人也掩嘴尴尬的笑笑,“呵呵。”心里却冷哼,就你儿子还当香饽饽不成。

另一位夫人见朱夫人的不快,打圆和道,“我娘家哥哥有位少爷,家境殷实,长得也是英俊,才华横溢,可以约着见一见。”

“是吗?玉淑,那你可得多费心了。”朱母欣喜的握住她的手。

“我说玉淑啊,我们与红绣也是一起长大的,你也不把话说完。”

“丽芳,这怎么说啊?”朱夫人问。

许丽芳拨弄着手腕上的翡翠手镯,嘲弄道,“那位少爷我可是知道,相貌不凡,才学也好,只是啊,是个跛子。”

玉淑是一脸被说破的尴尬,朱夫人脸色也好看不了多少。

“这个我还没说着,那少爷小时候贪玩儿,从树上摔下来摔折了腿,可别说,人周正又孝顺。”玉淑解释。

“呵呵,那我得与我家老爷商量商量。”

“那行,如果可行,我就搭个话出去。”

晚上,夫妇招两来朱煜,朱夫人开门见山问道,“煜儿,你平时交往的一些公子少爷有没有好的, 说给你妹妹啊?”

朱煜心知朱媛的意思,这种事也得顺着她的意,他在脑中转了个弯,道,“娘你也只我平时交往的也都是些应酬朋友,多的是些个不正经的,卫伯巧算的上一个顶好的,只是怕他没那个意思您看?”

朱夫人听了直摇头,对朱老爷说,“那还是算了,我们还是再商量商量。”

朱老爷若有所思,片刻后对朱煜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朱煜应声退了出去。

朱煜走之后两人交换可以了意见,朱老爷高耸着眉头,起身宽衣坐在床沿上,“我们寻了也有些人家,不是这家有缺陷,就是那边无德无才,是不是我们太挑了,我们挑别人,别人也挑我们呢。”朱老爷沉声道。

这话朱夫人听了可不乐意了,“这是我们唯一的女儿,不挑好了女儿若是受了委屈怎么办,你就不心疼啊?”

“我也心疼,只是说了几天也没个中意的,不然,我们先让阿媛见两个看看。”

“也行。”朱夫人同意,“明日我去张罗张罗。”

“好了,你也快上床来休息吧。”

朱煜出了房间没有返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朱媛的院子,里边灯还亮着,他敲敲门,里面应声,“进来。”

朱煜进屋见文房四宝齐全,笑道,“怎么,不练绣功改练书法啦。”

朱媛懒得理他,聚精会神的写,不一会儿,几个字就歪歪扭扭的出现在纸上,她看了糟心,把纸揉成一团,扔在地上,又铺好一张纸。

朱煜取过她的笔,正色道,“字应如其人,心平则字稳,有力则字正,把笔无定法,要使虚而宽,执笔也是要有方法的。”

在他说话间,他已在纸上龙飞凤舞写出两行字。

“啪啪啪。”朱媛敬佩的鼓起掌,“大哥,我对你刮目相看了。”以前以为你就是个事儿妈,现在看也是有两把刷子,难怪能进淳化房了。

朱煜放下笔,朝朱媛拱手道,“妹妹过奖了,难为哥哥居然重新在妹妹心中有了新形象。”

朱媛也不和他闹了,她替自己倒了杯茶,问道,“找我什么事啊?”

朱煜才想起还有正事,回道,“刚才娘让我给你介绍几个青年才俊。”

“那你怎么说?”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扯了个幌子,圆过去了。”

朱媛提到喉咙的心有放了回去,“那谢谢哥哥了”

“先别谢,我倒是回了爹娘,不过他们最近忙活的可不少,指不定先让你先去见着几个呢,我来,是让你有个心里准备。”这婚姻大事,全凭父母作主,他也无可奈何。

他不搅扰朱媛发神,拍拍她的肩,“你好好想想吧,若是遇到个合适合眼的,试试看吧。”

朱媛送走朱煜,望着灯火发神,她的感情经历似乎只有暗恋,对她而言她对爱情还是有憧憬的,但那只存于现代,在这个和她不知隔了多少个代沟的古代,她能有所期望吗,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强买强卖的时代,她能反抗这种强迫吗?

答案是肯定的,她现代女青年怎么能输给古代人,太给现代人丢脸了,太给她奶奶丢脸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摊开一张纸,又一笔一划练起来。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军媳
重生之军媳
重生 军婚 婆媳 励志 苦情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 宅斗 爽文 嫡女 霸道 权谋 架空历史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复仇 萌宠 古言 深情 甜宠 HE 婚后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姐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
扮猪吃虎 王妃 庶女 正剧 重生 女强文 现代生活 宅斗
军户家的巧媳妇
军户家的巧媳妇
治愈 萌宠 穿越 军婚 架空 婚恋 种田 女强 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