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相亲序曲(一)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400
2018-01-16 21:44

今日朱媛早早的唤起,绿翠为她打了水梳洗,阿英为则她梳妆打扮,朱媛还未睡醒,脑子里一片混沌,尽管一万个不满意但在听到是朱夫人的安排后化为被动,只能无意识的被两人摆弄。

待她清醒她已梳妆完毕,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看着是比平时的艳丽不少。

阿英为她挑了一件浅粉对襟襦裙,下裙是为浅青,由天蓝色的裙带紧紧束着腰,把玲珑的身形显露出来,她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胸太小,还没完全发育出来,她把胸朝中间拢了拢说,“阿英,能不能再给我把胸挤挤,我觉着再挤挤还是有的。”

阿英哭笑不得,她怎么觉得她家小姐整天没个正经的,“小姐,没有就是没有,再挤也是徒劳的。”

瞎说什么大实话,尽管做着无用功,但也不至于没有,今天一大早的把她弄她起来,对着她的脸涂涂抹墨,她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呢,“对了,今天什么事儿啊?把我弄得这么好看,不会是要去相亲吧。”

“小姐您知道了,夫人为您安排了相亲,在聚宾楼。”夫人不是还未通知小姐这件事吗?

什么!她居然不知道,那她还拢什么胸,“什么时侯定下的?”

“夫人只说为小姐梳妆打扮,其他一概未讲。”阿英也是刚知道不久。

这种事当事人怎么可以什么都不知道,她出了院子找到她娘时,朱夫人正在迎客。

一位不是很面熟的中年女人拉住朱媛,脸上的笑容牵动着脸上的皱纹,左右打量着她,亲切道,“哟,这是阿媛呐,长得可真是可爱。”

听着可爱这个词朱媛就不怎么喜欢了,不漂亮的才形容可爱,她挣脱被拉着的手,报以一个微笑,看向她娘。

朱夫人向朱媛解释,“这是娘的闺中好友,是你玉淑姨。”

该有的礼数也要有,她顺着叫了一声玉淑姨。

“乖,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啊,真是个标致的小姐。”玉淑一双细腻的手在朱媛脸上摩挲。

朱媛不喜欢她的碰触,后退两步,玉淑的手瞬间落空,笑容凝滞在脸上,她可是个人精,顷刻之间又向朱夫人搭话,“红绣,你们家朱老爷一道去吗?”

“他和我都不去,就让他们两个先见见面,看他们两个都有何意,我们做大人的,还是别逼着他们,到时他们别害羞的说不出话来。”这是她和朱老爷商量的,先让阿媛看看,看上再说。

玉淑也明白那位少爷身体也有些残缺,双方留条后路也好,免得大家面子难看,“那我去说说,让他们也别瞎掺和,那你让朱媛到聚宾楼去,那里会有人接待的。”

朱媛就这么看着她们两个讨论她的终身大事,她这正主都不在意,她们两个倒是讨论的开心。

朱媛看着所谓的玉淑姨说完话要走,生硬的扯出一个微笑,然后送客,“玉淑姨慢走。”

见玉淑没了影子,朱夫人才拉过朱媛,吩咐道,“刚才我说的你也听见了,我和你爹都不去了,你自己也小心点,若是有意再与娘说。说是不行,那也无妨。”朱夫人还是觉着不放心朱媛一个人。又道,“待会儿我让绿翠跟着你,别出了差错。”

朱媛看似仔细听着朱夫人的叮嘱,心里却松了口气,这全靠她自由发挥了啊,让绿翠跟着她,怕是出错的几率更大了,她拍拍胸口,“娘,您放心吧,女儿知道了。”

朱夫人嗔怪的瞪了朱媛一眼,“一个女儿家,像什么样子。”

朱媛嘿嘿一笑,心虚的放下手,规规矩矩的站着。

“千万别故意弄出些事儿,伤了人家面子。若是让你爹知道,你可得掉层皮,娘也帮不了你。”朱夫人用食指点了点朱媛的头,说道。

“知道啦。”

她在宅子里呆了多久了,她也记不清了,反正是度日如年,跨过朱家那高高的门槛,她深吸一口气,“外面的空气是多么清新啊。”

大门口聚集的几个孩童吸引了朱媛的注意,她好奇地凑过去瞧瞧发生了什么事。

走近一看是她抄写的诗经,那些个歪歪斜斜的字像是一个个耳光朝她甩过来,脸上火辣辣的,她一把撕掉,朝几个孩童喊道,“看什么看,走了,走了。”

几个孩子讥笑道,“大姐姐的字写的那么难看也能张贴出来吗?”

“真丑,真丑。”

“哈哈。”

朱媛作了狠,面露凶光威胁道,“再不走我可要骂人了啊。”

几个小孩都是街边较皮的孩子,他们对朱媛作了鬼脸才渐渐散去。

几日未出门,她也不知这字帖张示了几日,这条街的大大小小不是都看过这幅字了吧。

“小姐,该去聚宾楼。”绿翠小心催促。

朱媛和绿翠在街上逛了好一阵才找到聚宾楼,进了大堂掌柜的眼尖的看到她们,忙佝偻着背来迎客,“两位姑娘是来吃饭的?”。

朱媛觉着这话问的有些可笑,笑道,“酒楼不是吃饭的还能干什么。”

掌柜的倒是不恼朱媛的嘲笑,颇为自信的回道,“姑娘这就不知道了,小的这儿除了食宿,还有拉曲儿的,还有说书的,不知姑娘你?”

“我是来找人的。”她直截了当。

“姑娘可是姓朱?”掌柜的问道。

朱媛点头。

“姑娘请随我来,那位公子已经小等一会儿了。”

掌柜的引着她们上了二楼右边的一间厢房,朱媛推开门里面已经坐着一个男子,正饮着茶。

听见声响那位男子也转过头来,见是两位女子,一位着浅粉对襟襦裙,端庄可爱,另一位在那位女子进来时关上房门,乖巧的跟在她后面。

他也起身,朝站在桌边的朱媛拱拱手,彬彬有礼道,“朱小姐请坐。”

朱媛也微微颔首已示回礼。

落坐的朱媛细看了对面的男子,也是仪表堂堂,面如冠玉,浑身透着温文儒雅的气质,一般这样的男子喜欢的都是指若葱根,举措娇媚,行动如弱柳扶风的佳人,通常这样的男人是最好打发的了。

对面的何子玉哪是受过女子这样的打量,有些不自然的问道,“小姐何故这样看着在下?”

朱媛哪有他那么腼腆,大大咧咧道“公子长得可生好看,多看两眼不计较吧。”

“咳咳。”绿翠假意的咳嗽两声,提醒她家小姐别太过火。

朱媛哪能搭理那个小丫头啊,见何子玉被自己吓住的呆样,她前倾身子,拍上他的肩,“别那么拘谨,叫我阿媛吧?”

“朱小姐。”他正声叫道。

果然是读书人,斯文有礼,不由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公子作何称呼?”

“我姓何,叫我子玉吧。”

“哪个玉?”

“温润如玉。”

“哦。”她未在做声,刚才点的菜已经上齐,她现在的重心只在这些美食上面,她夹了一筷子菜就朝嘴里塞,手不停地重复夹菜的动作,“子玉,别光看着啊,吃啊。”

何子玉也提起筷子,优雅的夹了菜吃了一口,又放下筷子,犹豫了一下道,“其实,你不用这个样子的。”

朱媛的动作也停下,慢慢咀嚼完嘴里的食物,放下筷子,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