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一章 破案
帝妃凌天:权谋天下
练云溪
2104
2018-06-11 09:39

独孤云裳带着莲幽,到大厅向独孤安邦请安后,随着宁王府来的小厮出了独孤府。

宁王府的马车早已在独孤府门前等候,独孤云裳在莲幽的搀扶下上了马车。掀开门帘的时候,独孤云裳脸色微变。

她以为马车里没人,没想到季眠风早已端端坐在里面。她示意莲幽不必跟她进去,坐定后马车小厮挥动马鞭离开了独孤府。

马车狭小的空间内,宁王屏息凝神坐在主位上闭目养神。

“臣女见过王爷!”独孤云裳微微低头向季眠风问礼。

“嗯,本王今日带你熟悉整个案件的过程。”季眠风说话时也不曾睁开眼,看神情像是在思虑着什么。

“尸身?”独孤云裳诧异的看着季眠风,洛水公主已经死了半月有余,现在正值立夏,这遗体还不腐烂了?

“如今案子没有结洛水怎么能含恨入土,皇上命人从长白取来寒冰将洛水的遗体封存。”

独孤云裳恍然大悟,前世季凌夜虽然对她冷酷无情,甚至灭了她的母国。可他对自己这个胞妹的怜爱却是真的,洛水还活着的时候就受尽皇恩,甚至可以自由挑选不止一名驸马,在后宫见任何嫔妃不用行礼,甚至她这位皇嫂都没有受过洛水大礼。

如今洛水突然暴毙,季凌夜抓不到凶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想到这独孤云裳心里一寒,在胞妹暴毙的时候,季凌夜怎么还可能有心情陪同她回蓬莱省亲,这里就很反常。

自己当时怎么那么蠢,一点都没反应过来。

外公一家惨死的场景,在脑海中浮现。

独孤云裳眼圈一红,连忙抑住自己心中的悲怆,不能被季眠风看出一点异常。

“云裳必当协助王爷早日查出凶手,好不叫洛水公主含恨九泉。”

“嗯!”季眠风淡淡回应。

马车在官道上驰骋了很久,终于到达大理寺。

独孤云裳随着宁王走下马车,很快就到放置洛水遗体的冰室。守门的官员见是季眠风,连忙唤人拿来貂毛外套披在季眠风身上,并没有理会独孤云裳。

独孤云裳撇撇嘴,这也怪不得他们。她一身的打扮实在太素净了,这些人八成以为她是宁王的贴身侍女了。

由于洛水身份尊贵,只有季眠风和独孤云裳进了冰室。

进入冰室后,气温骤降。独孤云裳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不过这点寒冷她还受得住。

冰室内周围的墙上全是厚如砖块的冰块,正中央摆放着一方冰棺。洛水身着盛装,双手放于腰间闭目长眠。

独孤云裳打量这洛水的遗容,面目十分安详,一点也看不出死前受过极大的痛苦的样子。她记得当日洛水宫中女官说洛水曾很痛苦的大声叫喊,不过一刻的功夫洛水就死了。

事后太医院查验洛水身上并没有任何中毒的痕迹,洛水的宫殿也没有不寻常的人进出的痕迹。宫中的宫女太监全部查了个遍,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王爷,臣女可以简单查看公主遗体吗?”

季眠风微微点头。

独孤云裳强忍着冰棺中的寒冷,简单的查看洛水的身体关节。

片刻过后,并未发现一点异常。

独孤云裳眉头紧锁望着洛水放置两手的腰间,她好像突然想到什么。

伸手将洛水的手移开,轻轻朝洛水的腹部按压下去。

按了几下后,独孤云裳眉头一展。

“王爷,臣女知道公主暴毙的原因了。”

季眠风闻言走上前来:“什么原因?”

独孤云裳指了指洛水的腹部:“答案在公主腹中,需要取出臣女才能肯定是什么原因。”

闻言,季眠风脸色一寒说话的语气比冰室里的气温还低。

“你的意思是要将洛水剖腹!”

“嗯!”独孤云裳十分肯定道:“臣女敢断言,若再不将公主腹中东西取出。我们连最后的线索都没有,这件案子就再也破不了。”

“放肆,洛水贵为公主。遗体岂能随意解剖,尸身不全如何向历代皇室先祖交代。”季眠风有些不悦了,洛水也是他的皇妹,他虽与季凌夜不和,但对这位皇妹他多少有些情分。

“对于已经死去的人,最在乎的是活着的人查出真相给她一个交待。保留一个完好尸身,却要永远含恨九泉。王爷觉得,公主会早登极乐吗?”独孤云裳略带伤感道。

这话并不是安慰季眠风的托辞,她是死过一次的人。十分明白,对于枉死的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他们最想要的是一个交待,哪怕挫骨扬灰也不想无端端死了,杀害他们的人还过着万人之上的生活。

“你不是说前皇后曾教过你一些预测术吗,起一卦不就知道凶手是谁了?难道连谁是凶手你都测不出来?”季眠风冷冷道。

“王爷有所不知,术数只是一种方法。并不像书里写的那么神通广大,随便起一个卦就知世间万物。上好的画作尚且需要笔墨纸砚,更何况最复杂的世事,预测也是一个前因后果的呈现方式,云裳只有先找到因才能更精准测出果。”

独孤云裳说到这,眸色一暗:“前皇后乃蓬莱嫡公主精通测算,不也没逃过后面这一劫吗?以皇后的能力她测不出自己的劫难吗?终究是她自己太相信皇上,没有去提防。”

“王爷,你说若是皇后娘娘当初给自己测一卦,她也不至于丢了自己的性命。所以,再高明的预测术也是要结合人为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她并非空口白谈,死过一次后她更明白了预测的精髓。

远古以来世人通过相信神灵,都想知道自己的未来。可天道茫茫又岂会让世人很容易就知道自己的宿命,很多时候老天都只会给你一个模糊的答案让你去自己琢磨。

世事纷纷无穷尽,天道茫茫不可逃。所以想要更接近未知,就需要更精细的琢磨事件本身。

所以她重生后,不会随意起卦。

独孤云裳说完许久,还不见宁王有一丝动静。

冰室中温度越来越低,独孤云裳不像季眠风有貂皮护体。本就一直咬牙抗寒,呆得久了只觉越来越冷。

“王爷若还犹豫,最多云裳不要玉坠可王爷此生想要查清真相就再无机会了!”独孤云裳实在不想耗下去,这里实在太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