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三章 醪糟蛋
重生之幸福人生
Dachuidao
3038
2018-11-26 17:30

“啊,怎么要分手了?嗯,分了好。”

沈秀正喝汽水,听到苏米的话,一口汽水,刚好呛在喉咙里,好一阵咳嗽才缓过来。

“这话怎么说的?以前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觉得不看好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啊?”

沈秀隐约中好像记得,多年以后她和顾程风离婚的时候苏米也曾经叹息过这么一句,但是当时完全没有那个心情去追问为什么了。

“因为只是我的感觉,又没有什么证据,怎么好跟你讲,好像挑拨你们俩感情一样,我能够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女性朋友,多不容易呀。不过,反正我是一直觉得他跟你不是特别合适了,我也是看你现在跟他分手了,也不难过,也不显得想挽回的样子,所以才会附和两句。”

苏米皱着眉头,开始遣词造句,她刚才就是脑子一热就说了,可是要真说是为什么,好像还不是特别说的上来。

“仔细给我讲讲呗。”

沈秀又给苏米倒完了饮料,她是因为和顾程风十几年的感情最终破裂,被他背叛,之后才知道这个人并非良人。可自己的这两个年轻时候的朋友,只不过见过顾程风几次,居然也都得出了类似的结论,看来她还真得好好跟自己的朋友们学学怎么看人了。

“你要说为什么吧,我也说不清楚,不是说他不爱你,其实,后来看你们两个人的相处,我也会觉得他肯定还是很把你放在心上,而且我们家秀秀这么可爱,本来就是很惹人爱的啦。”

“只是如果非要说的话,我会觉得大概你,太会照顾人,然后太温和了。你属于那种会把所有人默默都照料得很好,但是并不那么,关心自己,并不怎么会为自己打算的人,你就需要一个真的也特别在意你,能够,给你默默呵护的人才好,可是顾程风呢?我说不清楚,我会觉得他的眼睛里面有一种,可以说是野心的东西吧,他会不停的想要往前进发,往上爬,那就需要你不停的跟在他后面给他补给,帮助他,支持他,这样太辛苦了,而且,在他不停的征服,不停的向上攀爬的过程当中,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呢,就是,他在攀爬的过程当中失败,受到挫折,那很可能他就会颓废,然后你就需要更辛苦,你不但要支撑他,你还得去安慰他,而秀秀,你真的就是那样的人,你真的会让人感觉很温暖,然后你会不停的去帮助别人,安慰别人。而另一种呢,就是他真的伤到了一定的高度,他真的征服了很多东西,那说的不好听,很多白手起家往上征服男人,到了后面,他们的征服的列表里面一定会有一样东西,年轻漂亮的女人。他那个时候不是不喜欢糟糠啊,只不过他太需要征服一个年轻的身体和灵魂来证明自己,依然年轻,依然对这个社会充满了支配的能力了。”

“我不是吓唬你哦,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远的不说,我一个舅舅就是这样。我舅妈陪着他从他身无分文,一无所有,奋斗到后来,你说有多厉害,也没有有钱到什么程度啊。不过就是在我们家那个小城市,有三四间店铺,然后有几套房子,出去办个什么事,人家会稍微礼貌客气一点罢了。但是就足够他膨胀了,膨胀到觉得家里面已经不能够满足他了。特别是如果这个家里面没什么要让他操心的事情的话。”

“所以,像秀秀你这样子,温柔贤惠,但是内心,又非常坚韧的女孩子,很需要一个真真正正,能够抚慰你的内心,能够永远做你后盾的人,让你能够安心的快乐的生活下去,不需要给别人那么多帮助,关怀和支持。”

沈秀听了苏米的这番话,既惊讶又叹息,可不是吗?顾程风就是这样的人,而苏米说的两种可能,她都经历过,开始是陪着她不停的上升,中间的挫折,她也真是用力去安慰,甚至那个时候自己打两三份工,给人家代账,为了维持家用,让他能把公司继续开下去也是有。

后来他膨胀了,爱上了别人,或者说是要对年轻姑娘负责任,就和自己离婚,真的是跟苏米分析的一模一样。

但是沈秀脸上唏嘘感慨的表情,实在太过低沉了,苏米摸了摸沈秀的脸:“哎呀,不要这么低落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呀,反正那个顾程风也没有多配的上你啦。必须给我们讲讲你的...大老板的绯闻呗。”

沈秀好笑的白了她一眼,真是把所有感动感慨的气氛全都破坏殆尽。

“哪有什么绯闻啊,就是一点点道听途说的八卦罢了。”

“讲讲呗,反正就我们几个人讲讲嘛。要不然小溪你来讲呗。”苏米忽闪的大眼睛,看向苗小溪。

苗小溪赶紧举起手,挡住自己的脸:“不要对我施美人计,我知道的也是道听途说,绝对不能瞎说。”

“那最起码先讲讲你们的大老板吗?到底有多年轻,多英俊,多多金。”

“啊,那如果要说我们小陆总的话,那绝对是上海滩的黄金单身汉。”

苗小溪才开了个头,就被沈秀打断了:“好啦好啦,怕了你们两个了,我就把整个事情前因后果全讲了一遍,但是概不外传,这种事实在是太说不清楚了,其实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其实小溪知道,我们小陆总绝对属于那种,虽然年轻英俊多金,但是绝对不多情,整个人看起来超冷酷的。”

苗小溪赶紧连连点头:“嗯嗯嗯,我可以作证。”

“前几天我们财务部做季度报表的时候,出了一个巨大的纰漏,然后顶头上司,因为怕被批评嘛,结果就把我这个新来半年,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人,推出来背了锅...”

沈秀就开始说起来,等她把那天晚上怎么加班?然后又怎么被误伤?怎么去了医院之后怎么吃饭,再怎么被送回来,一段讲完以后,只看见,苗小溪和苏米两个人都张大着嘴巴,一脸惊讶的样子。

“喂不至于吧,有必要这么惊讶吗?其实就是各种巧合刚好赶在了一块,而且你看我们大老板绝对不是怜香惜玉型的,绝对属于那种要压榨到你最后一滴血汗的冷酷资本家。要不然怎么会我这脚伤了,然后还非得赶快发个笔记本过来,让我接着给他做图表。”

可是明显坐在桌上的另两位听众,对于沈秀的这个结论没有任何反应。

苏米:“哇,情人节的凯宾斯基大酒店旋转餐厅哎。”

苗小溪:“哇,居然开车送你去医院,然后就请你吃饭,然后还送你回家。”

“这简直就是天赐良缘嘛,还不赶紧拿下?”

“拿下个毛啊,拿一下你们那有没有认真听我讲话呀,我是加班,然后被他前女友误伤好不好?什么送去医院啊?然后请吃饭,那纯粹都是她,因为觉得这事儿有他一点责任,然后再补偿好吗?”

“没关系呀,这就是开始啊。那以我的经验告诉你,吃饭是仅次于借书的第二适合打开男女交往通道的方式了,他请你吃饭呢,愉快的一餐结束以后,下次你可以回请他呀,一来二去,相处的机会就来,越来越多啦。”苏米笃定的说道。

“对呀对呀,而且公司的这个流言虽然让人有点恼火,但是未见得不是可以推波助澜的呀。”苗小溪也跟着点头。

“天哪,苗小溪,你的三观呢?你今天下午不是还义愤填膺,觉得公司里面传这样的消息完全是捕风捉影吗?”沈秀简直怀疑她刚才把整个事情开诚布公的讲给两个损友听对不对了。本来她的想法是谣言止于智者,可现在看起来,这两人明显都不是智者呀。

“他们传这样的谣言当然是错误的,我现在还是很气呀,但是,我觉得小陆总的确不错哎。虽然平常看起来那么冷酷,但是还对前女友该断就断的那么干净利落,然后还能对员工这么负责任,又那么体贴,不光是送去医院,还能体谅到你那么晚一定会很饿,然后品味有那么高,找了一家饭店又绝对是高档的一塌糊涂。因为我也觉得苏米说的也很有道理,还将这机会一定要抓住啊。”

沈秀简直没办法和这两个人辩论:“我想吃个醪糟蛋,你们两个人要不要吃?”

这个东西又暖胃又温和,吃完麻辣香锅,再吃一小碗,绝对很舒服。

“要!”

两个人又一次异口同声,沈秀终于用食物暂时转移了他们两个人对于这个八卦兴趣。

捧着醪糟冲蛋,美美的喝了一口,淡淡的酒味,加上甜甜的醪糟香气,真是冬天里的一份别样的温暖。

她和小陆总?别开玩笑了,完全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沈秀这辈子,已经打定主意了,一个人多赚点钱,多买两套房,以后早点过上财务自由,可以吃房租的日子,至于什么爱情什么家庭,通通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