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四章 糯米糕
重生之幸福人生
Dachuidao
3146
2018-11-27 17:30

没几天的功夫,数据分析完的时候,沈秀脚踝的伤也好了。到底是年轻,底子好,恢复的快,冷敷热敷换着来,前几天还疼得像萝卜似的,走路都走不了,这才三四天就已经完全行动自如,可以随时来个瑜伽姿势了。

那天苏米过来吃完了麻辣香锅和醪糟冲蛋,还不过瘾,把剩下的小半瓶红酒喝了个底朝天接着又去超市拎回来一打啤酒,和苗小溪两个人对着吹。

直接醉倒在沈秀家里面,到第二天早晨才又摇摇晃晃的去上班了,不过后来给她打电话回来说,第二天早晨把那个始作俑者中年男人领导大老板面前,狠狠的骂了一通,出了气,连带着,办公室里的人,看她的脸色都小心谨慎了几分。

苏米打电话过来,一来是报喜,让沈秀他们放心,二来听说沈秀和顾程风还没有真正分手,又来千叮咛万嘱咐一番,让她别黏黏糊糊的舍不得,当断即断。顺便还传授了一番如何优雅分手的秘诀。听着沈秀连连赞叹,比起自己,不是干巴巴,冷冰冰的说必须分手,就是各种冷处理,逃避退让,看看苏米这方法,简直是集情商智商之大成。

既然苏米说以她顾程风的推测,要是沈秀实在没办法化用她这一些极为臻妙得技术手段,那干脆就什么也别做。只要他们两个人不是时刻黏在一起,稍微冷淡一下,三个月之内,他必有暧昧对象,那反正自己现在对于未来的感情生活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也无所谓要会马上恢复单身自由的快乐生活什么的,等几个月等几年都行。

比起情情爱爱,还是工作更得她的心。

沈秀交上去的财务报表和分析文件,受到了小陆总的大大表扬。

陆宇文坐在办公桌后面,手里拿着一支笔,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办公桌的桌面,眼前电脑上放着的,正是最开始沈秀重新提交的那一份财务报表。这家杂志社原来是给姐姐开着玩的,集团的各项业务里面根本就没把它算进去。只是没想到大姐这开着玩儿,还真是玩儿的,看着一屋子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选的,真正能干活儿的就看不出来几个。他来这儿呆了一个星期,只感觉整个公司又浮躁,又懒散。

下个月的样刊到现在,还没有能够送过来,问问负责的人,好像这还是常态,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能最后保证不开天窗的。

财务报表么,一开始做的那个简直是乱七八糟,还真有信心自己上来讲,还讲的头头是道。

总之这家公司,哪儿哪儿都看不出来能够扭亏为盈的样子。最糟糕的是里面这一群人,甚至是领导居然对于公司的现状一无所知。

难道平常都不看财务报表的吗?也是,这财务报表做的这么混乱,看也看不出什么来。明明财务部,有会做报表的人,不知怎么一直都被压着。

陆宇文想到,那天情人节晚上,他离开公司时,那个独自亮着一盏灯,在电脑屏幕前面做着数据的头顶。本来,那天他们财务部的主管王素丽过来汇报的时候说,这数据是底下的新人做的有错误,他只是觉得有点推卸责任,作为主管,再怎么样不该这点数据错误都不仔细检查一下就拿来说,现在看来可不是推卸责任,简直就是栽赃嫁祸。

陆宇文在心里面盘算了又盘算,这间杂志社,既然大姐不打算带走做嫁妆,估计也已经玩腻了,对于这里面的业务管理也一直没怎么上心。现在堆到他管的这堆公司下来,他可实在忍受不了有这么一个营收状况如此之差,又看不到一点发展前景的地方存在。

大方向该怎么弄还得再斟酌斟酌啊,不过,有一件重要的事,现在就得做,一个公司能不能发展,要从是不是赏罚分明开始。

沈秀参加完全员大会,内心还是懵逼的,他就做了那么几页图表,怎么突然就从公司的小透明变成,大老板口中的杰出员工了?好吧,他自己也觉得那几个图表做得是相当相当不错啦。简直带着未来30年的超前的眼光,来做当前这间小公司的财务分析。

小陆总能够看出他这个财务分析的独到之处,说明,他也的确是挺有眼光的。

既然觉得自己是这么重要,又这么优秀的财务人员,能不能先涨涨工资啊?

虽然说沈秀拿到那工资单的时候,对于当年自己的节俭能力有了新的认识,但是,当年自己的找工作能力好像真的很值得怀疑啊。

也可能是当了多年的财务总监,自己的心理底线已经太高了?她的确记得刚毕业的时候,是一个月只拿3500。2003年拿3500,在魔都,算是个什么水平,她是已经不太清楚了。只是多年以后再回忆,当年刚毕业的时候拿3500,感慨的是,经过这么多年奋斗,给自己和家人奋斗出一个中产来,真是挺不容易,那叫忆苦思甜。现在一夜回到解放前,又是一个月紧巴巴的拿着3500,然后房租还要交掉1200,这心里的落差是巨大的,那想要涨工资的愿望也是迫切的。

特别是在发现现在,魔都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商品房居然单价只有3800的时候,那个愿望就更迫切了,此时不买更待何时啊?

只是可惜,沈秀眼巴巴的等着主管王素丽过来通知自己能够加薪。看着王素丽在全员大会结束之后进了小陆总的总经理办公室,出来之后,居然没有给自己任何的通知,不但没有,如果说之前王素丽看她的目光,还带着几分“是我提拔了你哦,小姑娘好好干,干好了别忘了我的恩情啊”的酸气,刚刚她出了小陆总办公室的时候,看向自己的目光简直带毒。

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

事情很快就出现了,隔了两天的早晨,沈修珍在茶水间,吃着周末刚做出来的糯米糕。这个东西不太费工夫,又蛮顶饿,她一直就很喜欢吃。每到周一的早上,那个交通拥堵,还有公交车的拥挤状况,就让她实在是受不了。干脆早早的出门,到公司来再吃早饭,虽然早起出门的时候还怪阴冷的,但到了公司有空调啊,温暖如春。

她正在暖和的茶水间里,一边吃着糯米糕,一边盘算着下回该同时搞杯咖啡回来喝。这会儿还不是以后星巴克烂大街,各种各样的文艺咖啡馆,遍地开花的时候,哎,好像不小心又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赚钱计划。

她这会儿正自己想的开心,突然耳边听到了外面,清脆的谈话声。

“你晓得吧,lily王要被搞走了哎。”

“丽丽王,谁呀,哦哦,你说财务的那个王素丽啊,哎,不会吧,她也老人了,在这里多少年了?”

“七年八年,反正时间不短了。不过时间呆得长又怎么样啊?该被弄走,还是会被弄走了,现在这个陆总可跟以前那个陆总不一样了。”

“也是,哎,听说她号称是什么国外的名牌大学回来的,其实根本就不是,就是混了一个什么文凭。我听行政那边的人说的,那天她进去汇报财务报表,被小陆总批了个狗血淋头。估计是那会儿就被小陆总给记住了。”

“是吗?还有这一出。怪不得...那天全员大会不是还夸奖了他们财务一个小姑娘的吗?我还以为小陆总对他们财务部很满意的。”

“什么啊,说不定她这次被搞掉就和那个小姑娘有关系呢。”

“啊,这话是怎么说的?我都不知道哎,赶快说说。”

“我也就是听说的,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欧。”

“那当然啦,我嘴巴多紧啊,快跟我讲讲。”

“听说,那个小姑娘...”

公司茶水间在一个拐角,从外面完全看不见。估计这两个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么早会有人在茶水间。

沈秀刚开始是没注意,现在一听,这估计是要说到自己了,赶紧站起身来。推椅子的声音一响,外面窸窸窣窣的说话声立刻就停了。

她拿着盒子从茶水间走出来,迎面就看见营销部的一个同事笑意盈盈:“沈秀是吧,你今天来的真早啊。”

沈秀笑笑:“我家离公司比较远,怕星期一早晨堵车迟到,就早出来了一会儿,没想到还早到了这么久。就是实在是起不了那么早,所以,早饭也没吃,带到公司来吃。喏,这个糯米糕我自己做的,要不要尝尝?”

对面的女孩子伸出纤指拈了一块,尝了尝之后精致的脸上又惊又喜:“哇,真的是又甜又糯,好好吃。”

“什么好吃的?什么好吃的,我也想尝尝,哇,做的好漂亮啊,还特别喧软。秀秀你好厉害啊,这么贤惠,真的是秀外慧中哎。以后要请你多多关照欧。”

两个女孩,一个大方甜美,一个活泼可爱,跟沈秀寒暄了有三分钟,完全不见冷场。看着他们,说起话来,这么自然又这么熟悉,谁能想到刚才一墙之隔,这两个人会说那些事呢?

沈秀收起盒子,大大方方的表示一会儿把制作方法把他们俩的邮箱,慢慢悠悠的向着自己的工位走去,职场之上谁不是戴着面具呢?管别人怎么说,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了才是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