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六章 :你穷我穷大家穷
农女有盛颜
南国
2041
历史久远

平日里都是余墨在家里主持大局,余歌到底是个小姑娘,事事都喜欢依赖着这个哥哥。而如今的余歌,却好像完全不一样了。余墨呆呆的看着这个妹妹,终于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余歌,你的头还好吗?还疼吗?”余墨担心的看着余歌,转头想看余歌的伤。

余歌摇头,要说她也是命大。这伤就上过一次药,但是恢复的却不错。至少她现在看来,没有半点脑震荡后遗症什么的。

“我没事。”余歌安慰着他说。如今余家就剩她们俩,余墨可重视这个妹妹了。

话说着,门外已经有人过来了。

余歌看了一眼,是王老二带着王其上门来了。

余墨伸手就想把余歌往自己屋内推,想让余歌离王其远一点。但是余歌摁了一下余墨的手,推倒了他的身后。

王老二一大把年纪,在村子里也不是什么好人。名声没比他那个儿子好多少,还油嘴滑舌的。如今怀里带着银子过来,脸色却没有半点道歉的意思,反而趾高气昂。

好像他们是在施舍似的。

余歌的脸色沉了下去。

“姓余的,这是你们要的银子。”王其从怀里掏出一个破旧的钱袋,抖了两下都出些声响,往桌子上一丢。言辞轻蔑,动作不屑。

好像他们是来讨债的一样。

余墨又气的握紧了拳头,“姓王的,这就是你们来道歉的态度吗?”

王其气势不减,见着余歌兄妹又恼怒的很,身后有人撑腰他自然不客气。“这钱我已经赔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余歌没说话,伸手将那钱袋拿了过来。打开看了看,脸色一沉,才三百文钱。

真当打发叫花子呢?

“王大哥,你砸了我家这么多东西,还打伤了我哥,怎么也得要一两银子吧。你现在拿出这么几文钱,说不过去吧。”余歌将那袋钱往桌子上一扔,脸色不怎么好看。

当初王其赔其他家钱的时候,至少也是二三两的银子。

这回他们家事小,只是坏了些座椅板凳,但不代表王其就可以随便糊弄了。

余歌一开口,脸色不善,看着王其当即来了怒火。这小娘们在别人面前一个样,在自己面前又是另一个样,要不是她,自己能赔这钱丢这人?

“我呸!一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呢?就你们家这些破桌椅板凳,还用得着这么多银子?”王老二率先开口了,狠狠唾了余歌一声,一脸泼皮无赖样,“你别狮子大开口,我们家就这么点钱,你爱要不要。”

说着,王其居然又伸出手,想把那袋钱给拿走。

余歌往桌边一坐,突然掏出一把菜刀,劈着就往那钱袋边下去了。砰的一声,刀稳稳的立在了桌子上。余歌漫不经心的拍拍手,方才看着猛地缩回手的王其。

“王老伯,您也一大把年纪了,我不和你争辩。不如咱们再去村长那走一回,让村长和村民们来评评理,我家这些桌椅板凳到底值不值一两银子?”

那刀不知道余歌到底哪掏出来的,刀刃处被磨的直泛寒光,王老二被震了一下。

“你!”

余歌不说话,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两人。

王其瞪大眼,大叫了一声:“你个贱人!昨天晚上就是你抢了我的刀,你还在村长面前污蔑我。我现在就要去告诉村长!”

余歌听着轻笑了一声,好像听见了什么笑话似的。她索性一把拔出那菜刀,举着就冲王其过去了,“姓王的,你信不信,就算我今天在这里把你给剁了,也没人会信是我做的?”

余歌瞪着一双圆眼,露出几分嗜血疯狂的光芒,刀尖当真逼着他的面前。

王其竟然真的被唬住了。

“你……”王其现在手无寸铁,余光撇着门口正考虑如何跑。余歌手一转,手里的刀垂下,余歌转而朝余墨开口,“哥,把门关上。”

王老二急了,先一步扒住了门,“你想干什么,杀人吗?”

两个人当真是被吓到了,余歌余墨这俩的架势,搞的跟要杀人灭口似的。差点就要开口叫人了。

余歌伸手将刀放了回去,嗤笑了一声,“王老伯你说什么呢,我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杀人呢。咱们要不去村长和左邻右舍的面前,算算你到底要赔我家多少钱。”

“要么……”余歌咧出一个自认美妙的微笑,重新拔出了刀,“我就自己抢了。”

说完,余歌又将刀放回去,恢复了无害的模样。

言下之意,要么麻烦点再去村长那里走一遭,他们给钱。要么干脆点,他们俩现在直接把钱留下。

村长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说要王家赔余家的钱。他们心有不甘,不想出这个钱。只能背着村长,暗地里随便给点钱。要是这事再闹开了,村长为了保证这点公正,还是会让王其把剩下的赔过去。

余歌笑眯眯的,话说的跟个强盗似的。

余墨也很是配合,壮硕的身子往门口一站,堵住了他们俩去路的样子。

余歌见他们不说话,眼珠子滴溜溜转着正在想办法的模样,再次轻飘飘的提醒一句:“你们也不用想着叫人来,没人信的。”

王其慌了,低着头朝王老二开口:“怎么办爹?这娘们贼会演,昨天晚上就在村长面前演戏,把村长骗的死死的!”

声音虽小,但余歌还是听见了的。她只当是夸奖了,忍不住又催促了一句:“不过一两银子而已,最近是日子不景气。可你们家和村长沾亲带故的,一两银子出得起吧。”

他们可和别的不一样,穷不到哪里去的。

谁知道王其脸色并不怎么好,听着余歌的话脸色更难看了。

他们家哪里有钱?

这整个村子都穷成这个样子了,他们家就算和村长沾亲带故,但是也是村长家,轮不到他们。

要不是因为穷,他能抢余家的米?

余歌现在还要大言不惭说出这种话,分明就是要逼死他们家。

余歌见王其脸色难看,沉默间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意味。她扯了扯嘴角,满脑子操蛋的开口:“你不会说你也没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