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六章 选主人
金牌红娘:王爷保媒吗
大红大梓
2133
历史久远

皇帝稍稍颔首,抬了抬手:“何事?”

“父王,儿臣的随从有法子安抚这位远来的‘客人’。”褚梓铭双手交叠在前,举止甚是落落大方。

知晓缘由后,皇帝眉目立马舒展开来:“你手下还有如此奇人?快,把狗带上来!”

想不到区区一个小厮,竟会有如此难得的胆识。闻识,波斯使者及在场的皇室贵族的视线纷纷被吸引。

白湘暗自做深呼吸,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汪汪汪——”没一会儿,众人的耳边传入一阵狗吠声。单从这声音中,就能感受到波斯犬的狂躁。

所有人的视线都定格在小厮身上,周围除了狗吠声就是一片寂静。这样的气氛,令人感到沉闷。

“怎么回事?”看女人没有动静,褚梓铭蹙眉轻唤。

【嘀嘀!宿主请注意:目标距离你的位置仅十米,请尽快行动。】系统提示再次响起,白湘微微晃了晃脑袋。

没什么怕的,反正进贡波斯犬也是狗,和菲菲吉娃娃都一个样。

想到这里,白湘便朝笼子的方向走了前去。可从头到尾,波斯犬都在不停的咆哮道:“放我出去,臭人类!”

白湘一步一步靠前,在距离铁笼半米远的位置停了下来。她细细打量着波斯犬,心中一阵掂量。

众人都在猜测,白湘接下来会怎么安抚?这可是外国使者带来贵犬,自然是打不得罚不得的。

“你叫什么名字?”那双澄澈无邪的眼睛,惹得波斯犬一怔。这个人,好像和其他人不大一样。

停顿了几秒,波斯犬的吠叫由狂躁转为平缓:“波波。”

“波波?”白湘舒尔一笑,重复着波波都话。

波斯犬一动不动都看着女人,百思不得其解。它长那么大,第一次见到能听懂自己说话的人。

白湘一眼看穿,耐心安抚:“你先听我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但前提你必须保证安静,我才有办法帮你,明白吗?”

“嗯。”波斯犬看着面前的女人,嗷了一声便平静了下来。

白湘目送波斯犬被抬走,眉目传悠引得在场的人都好不可思议。不过几句话都功夫,波斯犬当真就不乱吠叫了。

一番下来,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

“啪啪!啪啪...”顺势而来,便是一阵拍手叫绝的掌声。当下这种情形,白湘并非只是安抚了一条狗。

更为重要的是,在外国使者面前给大夏争了光。皇帝目睹一切,眼里满是欣赏满意的锋芒。

“你跟它说了什么?”褚梓铭见女人速战速决,勾起了心中的疑惑。

白湘瞥向男人,眯了眯眼:“我答应给它找个媳妇儿!”

“什么?”褚梓铭额头勾起了一道黑线。这,有些离谱。莫非这女人真的懂动物,能与其交流不成。

见白湘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褚梓铭忍俊不禁。

“大夏真是无奇不有,令微臣大开眼界啊!”波斯使者目睹的这一幕,必然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皇帝即开怀大笑,谦逊回之:“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朕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等身怀绝技的人。”

“皇上,微臣有一个不情之请。”使者微微低头,谦逊的看向皇帝。

“请讲。”皇帝有礼应道。

稍微停顿了一秒,使者的视线便投向褚梓铭。波斯犬在所有狗中最具灵性,此番看来,它是选好了自己的主人。

“今年这条波斯犬足足两岁了,在那之前,一直由我们国王亲自照顾。”使者话中有话,别有一番深意。

波斯国王将爱犬赠于大夏的举动,无不彰显出联盟诚意。

“使者不凡直言。”皇帝不明其意。

“吱吱——”白湘拉了拉男人的长袖,发出奇怪声音。那裙摆波动开来,侧面看褚梓铭,煞是好看。

褚梓铭蹙眉,略微不悦:“作甚?”

“那外国佬在看你,你可察觉到?”白湘斜睨波斯使者,饶有兴致道。打先才,使者就看往这边瞥了好几眼。

褚梓铭拉过衣摆,故作姿态的抹平衣角,挑起剑眉:“怎么,人还能看上我不成?”

“嗯?”白湘一下怔住,打着小算盘。

听闻王爷整日无所事事,独来独往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思前想后,大有可能是压根对女人没有兴趣。

她来这里的任务是做媒,若是做成王爷的媒,那真是不得了。如此难的任务要是做成,系统进度条肯定会特别漂亮!

正当褚梓铭把酒悠闲自在时,白湘突然伸过脖子。

“又想干什么?”褚梓铭瞥向女人,不免疑惑。

“要是你对那使者有意思,我也可......”

“闭嘴!”没给白湘说下去的机会,褚梓铭拿起手中的折扇,便毫不留余地的打在女人的额头。

褚梓铭沉着脸,额头闪过一道黑线,这女人,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什么。

“九儿。”继而,皇帝轻唤。打小皇帝就那么称呼褚梓铭,从未变过。白湘没好气的捂着额头。

不要就不要,干嘛打自己!

“父皇,儿臣在。”褚梓铭肃然起身,风度翩翩。要说大夏皇帝的儿子中,就属九王爷生得最为英俊。可惜,是个不学无术的庶子。

“你的随从安抚了波斯犬,使者好生赏识你。意为那犬选了你做主子,宴散后你就把它带回你的王爷府。”

白湘眯着眼,心里一阵欢呼。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那波斯犬要是进王府,也容易做媒了。

“是。”皇命不可违,褚梓铭只能应。

褚梓铭掀开黑色衣袍,青丝摇曳。他刚准备坐下,却瞥见白湘像个傻子一般,‘咯咯’笑个不停,好生怪异。

“这扇子上也没抹毒啊?”睨了一眼手中的折扇,褚梓铭自言。

“毒?那我的额头不就毁了!”白湘一阵抓狂,后悔莫及。虽没有天仙的面容,但好歹这张脸也算倾国倾城吧。要是被毁了,多不值。

褚梓铭暗自摇了摇头,重新斟酒,不予理会身旁的女人。早知晓她那么闹腾,还不如把她老老实实关府里。

“我以为你傻了。”褚梓铭小噙了一口,悠哉道。

白湘顿住,作出一副大人不与小人计较模样,义正言辞:“我只是开心波斯犬要加入我们。”

“加入?你高兴得太早了,我不会要它。”褚梓铭干脆利落,态度坚决。他王爷府的狗够多了,管它什么波斯不波斯犬,概不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