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七章 三个人情
金牌红娘:王爷保媒吗
大红大梓
2037
历史久远

“啊...为什么呀?”白湘哭丧着脸,好是难看。

褚梓铭睨了一眼,沉着道:“怎么这幅脸?”

“王爷,那波斯犬如此惹人喜爱,且品种在大夏又是何等的珍贵难得,你不再斟酌一下吗?”白湘搅破脑汁,络绎不绝。

即便如此,褚梓铭云淡风轻:“不。”

“可你刚刚分明答应了皇上!”白湘气急败坏。到底是惜字如金,区区一个不学无术的庶子有什么好神气。

“宴散后启奏不就好了。”褚梓铭从容不迫。他倒是要看看,这丫头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白湘弯弯的柳叶眉上挑,内心将褚梓铭骂了八百遍。诺大的王爷府,连一条狗都养不起的?

见男人态度坚决,白湘眼帘垂下,嘟着小嘴好似在思量着什么。直到宴散,她也没有主动开口说一句话。

褚梓铭全然不顾,专心饮酒商舞。那波斯犬意义非凡,象征着大夏与波斯的友谊结盟。若是养在府上,必定会惹不少祸端。这当中,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

“宴散了,你在这候着。”褚梓铭起身,准备进殿。

哪知他刚一起身,白湘便一把抓住其衣袍。褚梓铭见起了褶子,不免蹙眉,眸中生疑:“什么事?”

“给我一点时间。”白湘双瞳剪水,嫣然一笑。

褚梓铭小力拉过衣袍,暗自叹了一口气。这小丫头古灵精怪得很,想必先才就在葫芦里‘制药’呢。

只见,白湘抬手将两根手指圈成小圈放在嘴边,“啾——”那熟悉翅膀扑扇的声音,由远到近,直至落到女人的秀肩。

“嘎嘎—白湘!白湘!”鹦鹉羽翼鲜艳,惹得人前眼花。

白湘笑靥如花,俏皮的点了点鹦鹉的头:“大喇叭,想我了没啊?”那一颦一笑,悄然引起男人的注意。

“臭白湘,疼!”大喇叭发出尖锐的声音,奋力反抗。

下意识捂住耳朵,白湘看向褚梓铭,笑嘻嘻:“王爷,你不是喜欢大喇叭嘛。我把它送给你,你就让波波进府好不好啊?”

褚梓铭看着白湘,眸中不免流露出一道光。他下意识侧身,语气冷漠:“我要你的鸟做什么?”

“它又不是一般的鸟。”白湘嘟了嘟嘴。

“白湘叛徒!白湘叛徒!”得知白湘要把自己送人,大喇叭嘴里叽叽喳喳的骂个不停。

瞅了一眼大喇叭,白湘灵机一动。

她抬起手,食指在鹦鹉的额头压了压,声调低沉而又悲悯:“白湘也舍不得大喇叭,可为了波波哥哥,只能忍痛割爱。”

褚梓铭冷哼一声,感情是苦肉计。

与此同时,白湘余光偷瞄,好奇褚梓铭会不会被自己的行为感动到。等待对方转变心意,收下波斯犬。

“叛徒—”大喇叭不留情,重复嚷道。

白湘额头一条黑线,如此好的意境。偏偏因为这只鸟的瞎嚷嚷,变得格外突兀。真是一只不懂事的鸟!

“事已至此...”褚梓铭淡然看向一人一鸟。

“谢谢王爷!”见男人心又动摇,白湘先斩后奏。话落下后,白湘转身不准备给褚梓铭返反悔的机会。

她一个劲儿的往前走,却发现有些不大对劲。白湘后知后觉,自己被捻着后襟在原地踏步。

褚梓铭汗颜,继而道:“事已至此你们主仆情深,我也不好做这个坏人。你自己的鸟,自己养。”

“哎呀,褚梓铭!”白湘气急败坏,脱口而出。刚一叫出口,她就后悔了。在古代,奴才直呼主子的名字,会被乱棍打死的吧?

褚梓铭打量着跟前的女子,看对方还能使出什么花招来。偏偏,白湘定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了。

“哎。”褚梓铭用折扇戳了戳女人,蹙眉唤道。

他捻着白湘,难免有些吃力。这丫头好似没法说服自己,索性一动不动悬在空中,沉默不语了。

“嘿嘿,王爷。”白湘扭头,保持着一脸笑意。那秀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可想到不能完成任务,白湘继而又嘟起了小嘴。

那弯起的弧度,足以挂一盏灯笼了。

褚梓铭看着女人,心里一怔:“当真喜欢那狗?”

“嗯嗯,喜欢!”白湘想都不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那你现在去领,一会儿带回府。”褚梓铭心软,面容平静。什么祸端不祸端,随他去好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白湘满脸笑意的看着男人:“王爷,你太好了!”

“当你欠我一个人情。”褚梓铭掩饰心中的喜悦,表面镇定平静。若是能每日看到这开心果,估计他的忧能消大半。

白湘乐得不可开交,亮眸眯成了一条缝,忙点头:“三个也成!”

“那就三个。”褚梓铭倒是毫不客气。

一时,白湘变得鸦雀无声,意识到自己好似做了亏本买卖。褚梓铭一袭幽色窄袖蟒袍闪过,折扇一挥:“走了。”

犬房内,一个金框襄宝石的笼子出现。所有狗的视线都投了过来,波斯犬一对眼睛咕碌碌转着,似黑宝石一般耀眼。两只耳朵垂到脖身,它环瞰周围,显得意外的安静与乖顺。

“啪啪!”

原本寂静的犬房,传来一声鼓掌声。白湘笑逐颜开,站在中央:“咳咳...大家注意了,这是我们的新成员,波波。”

“怎么跟我们长得不一样啊。”黑背趴在地上,没好气的调侃。

“鼻子尖尖,好好看看啊。”菲菲抖擞了身子,投出了崇拜的眼神。奈何大黄别过头,醋意满满。简直就是花痴狗,一点都不专一。

白湘好生满意,可以踏实做媒了。

“我不要在这里。”波波开口道。

怀疑耳朵听错了一般,白湘睁大了眼:“为什么啊?”

“我不认识它们。”直接转过身,波波一屁股坐下。它前腿在前,傲慢得让白湘感到有些为难。

王府的犬房够大了,完全容得下波斯犬。

“波波,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我知道你来到大夏不适应,但入...入乡随俗。”白湘好言相劝,也不知对方能不能懂自己的意思。

波斯犬抖了抖毛趴下身,无奈的‘嗷’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