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七章 法庭
重生九零:致富小渔村
蔓一
2028
历史久远

背包的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张带有字的金卡在首位,李锦芝轻轻一点,金卡旋转了几圈放大在面前。

“高阶小吃厨艺”

金闪闪的卡上有着这几个字,“恭喜宿主获得高阶小吃厨艺,手气不错。”系统高兴的说道。

“不过这个能干什么?”李锦芝还是有些不明白。

系统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个金卡上面所写的几个字就代表这是你获得的能力,也就是说你现在有高超的制作小吃的手法,只不过需要激活罢了。”

第一次抽到,李锦芝有些跃跃欲试,“激活。”

话音落下,李锦芝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与以往不一样的感觉。“这怎么跟别的小说里面的不太一样,我不应该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吗?”李锦芝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自己的双手。

系统无奈的扶额,“宿主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干就干,李锦芝安顿好李燕后转身来到厨房,之前的她对于厨房里的东西可谓是陌生。现在来到厨房李锦芝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但是却又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

就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之下,李锦芝稀里糊涂的做了一道小吃。羊肉泡馍,家里正好有一点隔壁老王送来的羊肉,做出了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羊肉泡馍。

李锦芝盯着那碗小吃咽了咽口水,最后还是端到屋里送到了李燕的嘴边。平日里不怎么吃饭的李燕,现在却把一大碗羊肉泡馍给吃的一干二净。

“只要是您想做的,就没有做不出来的。”系统骄傲的说着,李锦芝有些激动。

吃饱后李燕又睡下了,李锦芝则坐在一旁想着自己对以后的规划。

一直到了下午顾枫和李洋才回来,桌子上摆放着李锦芝早就准备好的小吃。李洋早就饿了一天了,坐下来拿起小吃咬了一口,脸上闪现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李洋吃的是云吞,只不过现在的这碗云吞做的实在是比外面的要好吃不知道多少倍。三下五除二李洋就把面前的拿一大碗云吞吃的一干二净,打了个饱嗝后瘫在了椅子上。

然而顾枫就不一样了,虽然味道是很让人震惊,但还是一脸平静的吃完了。

此时的天已经黑透了,李锦芝刚把李燕安顿好就从屋里面走了出来,看见两人坐在门口这才走了过去。

“怎么样你们已经想到什么办法了吗?”李锦芝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两人猛然间被下了一跳。

“所有的事情已经妥当了,就等明天张启山对着警官说谎了。我们把所有的东西已经上交了,只要张启山明天说一个不字,我们就只把他告上法庭。”说到这李洋的眼里带着一丝的怜悯。

俗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

清晨的阳光依旧那么刺眼,李锦芝趴在床边一只手紧握着李燕的手。外面嘈杂的声音,让李锦芝立刻清醒了过来。

门外站着的人比昨天多了不止两倍,李锦芝一脸平静的走了过去。

“警官我都说了,真不是我干的,我有证人的!”两个警官架着抗拒的张启山,张启山拼命的挣扎着。

“好,那就把你的证人也给我一起带上!”说着警官加大力度,张启山恨恨的被拉上了警车,门外站了许多的村民。

年长的村长这才慢悠悠的赶过来,只能看到一辆车呼啸着从自己的面前奔过。“发生什么了?”

村长只听说这里出事了但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四处打听着,但是根本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锦芝顾枫李洋你们三位麻烦跟我们走一趟方便了解情况,和提供必要的证据。”另一位警官上前,站在了几人的面前。

很开几人就准备好,李锦芝小心翼翼的扶着李燕。

此时的张启山已经被带上了手铐,坐在了一个肃静的大堂里,最前面坐了好几个人。

李明纤坐在了被告方,紧张的面色惨白手指不停在绞动着,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现在是自由辩论时间,你们必须以证据为根据,否则全部作废。”坐在做上面的人手里拿着一个不算很大的小木锤在桌在上敲了几下。

大堂里一片肃静,这样的情形李锦芝以前只在电视剧里面看过,没想到自己在今天也能作为一个原告坐在这里。

站起来的是李洋,“张启山你故意伤害人这件事情你到底承不承认?”

坐在对面的张启山怎么可能会承认,冷哼一声说道:“我都说了几百遍了,我没有伤害人,这个人就是我的证人,她能证明我没有害人。”

随着张启山的目光大家视线全部转移到李明纤的身上,“我,我能证明,他当时在我的家里帮忙呢。”

虽然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但还是能很明显的看出李明纤在紧张,说话都不禁有些结巴。

“这个女人是你的出轨对象,她要是不包庇你估计你抢我目前的那笔钱她也就拿不到了吧。”李锦芝的一句话正好说在点子上,自张启山出轨以来,两人最大的吵架内容多数都是在为了钱而争吵。

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没有出轨也没有害人抢钱,李锦芝你可别乱说。”张启山慌乱的否认着李锦芝说的那些话。

“哼,是不是真的你待会就能知道了。”说着有几个警官手里托着几个托盘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壮实的人,李锦芝认得那人。

那人是村子最西边的一个铁匠,李锦芝很不明白顾枫和李洋为什么会请铁匠过来。

“这是医院的医生开的手上证明,经过初步认证这种伤只有成年人才能做的到。根据伤口的大小,像是一个锤子的撞击。”顾枫一边说着一边从另外一个地方拿出来一个血迹斑斑的锤子。

看到那个锤子张启山瞪大了眼睛,随后心虚的低下了头,咽了咽口水再次把头抬起来。

“张启山你可别跟我说这个锤子你不认得,这把锤子可是你那天特意在铁匠那里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