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八章 入狱
重生九零:致富小渔村
蔓一
2033
历史久远

顾枫一脸冷漠的看着张启山,眼底的寒意不禁让张启山打了个寒颤。一直安静坐在李锦芝身边的李燕此时却激动起来,“是他,是他,快,快滚开!”

大堂内一片嘈杂的声音,“肃静!”最上面的男人用力的敲了几下手里的木锤。

李锦芝只好赶快安抚李燕的情绪,半天才平静下来随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张启山这些事情可否都属实?”

面对质问,张启山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沉默。

“法官,这把锤子确实是张启山那日在我那里买的,我铺子里的伙计们都看的一清二楚。”铁匠一字一句的说着。

“你们这群人都是串通好了的,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张启山激动的站起来,一脸逞强为自己做着最后的狡辩。

只不过这些东西确实并不能很直观的说明张启山就是伤害李燕的人,三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们还有什么说的吗?”法官有些犯愁的捏了捏眉心。

忽然李锦芝想到了一个关键点,“你们故意伤害我母亲为的就是钱,然而恰好我母亲对钱有一个不怎么好的习惯。每拿到一张钱,母亲都会在钱上做一点小标记,如果你们真的没有伤害人的话你们就把手里的钱都交出来,仔细的查一遍不就好了。”

李明纤的脸色忽然变得煞白,因为那些钱就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如果真的被查出来自己一定逃不了。可是万一李锦芝说的那些话只是为了诈自己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一直在这两个想法里纠结的李明纤没有意识两位警官来到自己的身边,“请您配合一下我们,自觉把东西交出来。”李明纤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口袋,一直不肯松手。

这两位警官这才准备开始实施必要的手段,李明纤忽然松了下来。张启山身子一瘫知道这件事情完蛋了,自己下半辈子要在牢里面度过了。

“我都说,我都说!”李明纤颤巍巍的把口袋里面的钱全部交了出去,接着把自己知道和做的那些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最后,张启山因为故意害人,出轨和故意隐瞒,最终法官决定判他十三年,李明纤也因为教唆别人,包庇还以隐瞒被判了六年。

在张启山入狱的前一天,李洋成功的把离婚的手续全部都办完了。李锦芝看着那张离婚证,心里就像放下了一块很大的石头。

“也就是说现在的房子是属于母亲的了!”李锦芝高兴的看着顾枫。

为了而这件事情李锦芝做了许多的小吃,三人坐在桌边。李洋满嘴的食物还支支吾吾的问着李锦芝怎么会做这些小吃,还做的那么好吃。

好在李洋不是很认真,李锦芝随便糊弄了两句就过去了。顾枫眼神闪烁了几下,继续吃着东西跟个没事人一样。

......

李燕现在的情况李洋还是非常的担心,“虽然有所好转,但是你有没有发现阿燕现在白天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睡觉?”李洋不说李锦芝还没有发现,现在白天二分之一的时间李母都在睡觉。

几人觉得事情不能拖下去了,带着李燕再次到医院里面检查。

“病人的情况有些紧急,你们可能刺激到她的神经导致了神经以为自己受到了伤害,开始缓慢的进入休眠的状态。也就是说,如果脑部的血块再不及时处理的话,病人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植物人。”

听到这个消息李锦芝双腿忽然发软,好在顾枫站在身后扶了李锦芝一把。“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的钱,有没有什么药物能够延缓病情的,我们尽快的凑齐这笔钱做手术。”

顾枫冷淡的说出这些话,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在钱的这件事上李洋根本帮不到什么忙,掏出自己仅有的二十块钱塞到了李锦芝的手。“舅舅也帮不上什么忙,手术费这么一大笔钱 咱们就算是把所有的亲戚都借了个遍也不可能凑到那么多。”

李洋说的这句话一点错也没有,所以李锦芝并没有指望着自家的亲戚。更何况现在李母刚离婚,自己可不想去亲戚家找讽刺。

“舅舅你放心吧,这些事情我有办法解决,你就不用担心了。”李锦芝一脸坚定的看着李洋,似乎心里早已经有了打算。

只不过在李洋的眼里李锦芝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凑到那么多的钱,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后离开了。

拿上药后李锦芝和顾枫一起把李燕带回了家。李洋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似乎很急的样子。

“锦芝啊,你舅妈那里好像出了点事情,我得回去看看,不然我也不放心。”李洋略带歉意的看着李锦芝。

李锦芝立刻回答道:“那舅舅你快回去吧,别让舅妈等急了,这些天真的是麻烦你了。”

李洋刚走了几步却又退了回来,“你小子也收拾东西去,跟我一起走。”顾枫皱着眉看着李洋,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走。

“舅舅,顾枫他不能跟你走,你还是一个人走吧。”李锦芝知道顾枫不想也不可能会跟着李洋走的,赶忙出来打圆场。

“不行,你必须跟我走。你一个大小伙住在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算是什么事,你就算不为了自己考虑也得为李锦芝考虑考虑吧。不然她以后怎么能嫁的出去呢?”李洋说的头头是道。

顾枫转头看向李锦芝,李锦芝在他眼里看到了些许的松动。忽然一个熟悉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随后门就被敲响,几人之间的谈话就被打断。

“哈哈,是不是吵到你们了。我来给你们送点东西。”隔壁的老王站在门口,冲着李锦芝挥了挥手里的东西,是半只鸡。个头看着还挺大,李锦芝不好意思的接过了那半只鸡。

从小到大隔壁的老王总是喜欢往自己家里送东西,李锦芝这点记得一清二楚。

“你刚刚听你们是在说顾枫这孩子的是吧,我想他可以住在我那里,反正平时我也就一个人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