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7章
断青丝
雨木飞扬
3441
历史久远

一夜狂奔,许是累了她终于是停了下来,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看着陪着自己而飞过来的阿蛮,终于是大哭起来。

不管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凶猛的野兽,也不管这里是否有毒虫蛇蚁,更不想知道是否有坏人,她什么都不想只是累了。

也许在离开的那一刻,她的心就留在了他的身上,而这个只是一个行尸走肉。

“噶……”阿蛮从空中落下,静静的陪着她。

“阿蛮,去找师兄,告诉他我回天灵教了,让他别担心……”阿久拍拍它的脑袋,这些日子阿蛮神出鬼没的,自然是因为自己忙着照顾他而忘记了它,却不想它一点也不责怪自己。

“噶……”阿蛮拍拍翅膀,盘旋了一下似乎在担心阿久。

“去吧……”阿久挥挥手,看着越来越远的阿蛮,带着苦笑慢慢的睡着了。

睁开眼,阿久发现已经是晚上了,浓重的云彩将那月亮给遮住,看样子天要下雨了。

“你真放心啊……”断九卿看着阿久醒来,便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过来,伸出手递给她一个水壶。

皱皱眉,怎么又是他。

“你是不是想说怎么又是我?”断九卿歪着头,脸上的笑意肆意而张狂,那凤眼闪烁着精光却是惹人遐想。

“其实我呀不想看见你。第一次见到就是中毒,这次见到你是昏迷。真不想每次见到你都是伤痕累累的,看的让人心伤啊……”说着站起来,白衣飘动,映着那绝美的容颜,却是一番美景。

慌了神,不是讨厌他,只是每次看到他就让她想起临无涯。

“怎么?”断九卿很是奇怪,她每次的眼神看着像是再看自己,却又让人感觉那眼中是另外一个人,这种感觉让他有点烦躁。

想他断九卿,一笑倾天下,哪个女人不是迷恋自己,疯狂地为自己。可偏偏这个丫头却是迷茫的看着。

有点懊恼。

“没什么,谢谢。”喝了口水,阿久站起来,看着越来越重的云彩皱皱眉:“估计要下雨了。”

断九卿抬头看看天,赞同的点点头:“的确是这样,但现在在这荒郊野外的,不知道你有何建议?”

如果现在回到小屋可能还来得及,只是……

“没有,往前走。”阿久低眉,然后看看天,眼底划过一丝悲伤,却落到了断九卿的眼中。

没有说话,很是优雅的点点头,挑眉跟着阿久。

“我没事了,不需要跟着我。”阿久拒绝。

“哦,我可是要去天灵教的,这条路似乎不是你一个人走……”断九卿带着那漫不经心的语调缓缓地说道。

阿久停下脚步,歪着头看着断九卿,从那张带着淡淡笑意却是张扬跋扈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意思,皱皱眉:“你是天灵教的?”

“不是……”

“那?”阿久越来越疑惑:“那你是去杀天灵教的?”

“也不是。”

“那……”

“做客而已。”断九卿笑了:“我断九卿和天灵教的人还是有点交情,所以纯粹的看看。”

“呵。”阿久冷笑,在这个江湖能听到这样的一句话简直是笑话。既然不说实话,那也没必要继续问。

断九卿挑眉,知道她并不相信,看她的样子不会再问那也不需要在说什么。

二人这样静默的往前走去。

却不想一个时辰未到,天真的下起来雨。

淅淅沥沥的开始然后慢慢的变大,山路本来就是容易积水,这样下来更是泥泞不堪,每一步走的都很艰难。

似乎这样的天气很是讨厌,断九卿带着笑意的脸色也是越变越难看,那一身雪白的长袍慢慢的淋湿而贴在他的身上,洁白的长靴都是污渍,对于一个爱干净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饶恕。

只是转脸看着身边的阿久,一脸的无所谓,甚至连遮挡的动作都没有做。就这样冒着雨,一步一个脚印歪歪斜斜的往前走去,那呆滞的眼神似乎看的不是脚下的路,而是很远很远的地方。

难道是在想临无涯,这个丫头看来用情很深啊。

没注意,或者说双眼被雨水所蒙蔽,亦或者是泪水。有的人喜欢下雨不是因为雨有多美,而是站在雨中没人看出来自己在流泪。

小师父,你还好吧。

一个趔趄,断九卿还没来得及伸出手,她就摔倒在一个水坑中。

“你……小心点。”断九卿轻言,带着一丝关心。那轻佻的容颜上竟然带着三分认真,那轻皱的眉毛让人感觉到他的紧张。

她看痴了,这是自己的小师父啊。

在断九卿弯下腰准备拉起阿久的时候,却不想阿久一下子抱住他大声的哭着。

那消瘦的肩膀在雨中显得是那样的渺小与无助,抖动的肩膀一阵一阵的。那双手臂紧紧地抱着断九卿的胳膊,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般。这一刻她真的无力,她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他,不是他,他们只是那一点点的相似罢了。

但是我只想抓住这一点的相似,让我将错就错吧。

“求你……别让我走……”阿久断断续续的说着,那嘶哑的嗓子像是恳求,一声一声:“小师父……阿久不想走……”

一声一声的哭诉,一声一声的恳求,让面前的这个男人有点手足无措。

“阿久,我是断九卿。”

“我知道……我知道。求你别再说了……”阿久抱着他拼命的摆着头,然后慢慢地软了下去。

断九卿皱着眉伸出手摸摸,糟糕发高烧了。

皱皱眉,看着昏倒在自己怀中的阿久,断九卿挑眉。

为了一个男人至于这样吗。

抱起来,冒着雨,断九卿用上全部的内力,飞快的往前飞去,白色的身影在这大雨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在一个辉煌的建筑中,路寒霜手持宝剑,黑色的锦袍被镶玉的宽腰带紧紧地束着,更显得挺拔英姿,颀长的身子被阳光给拖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影子。

繁花飞扬,惹尽思绪飞舞。

阿久,你在他的身边还好吗?

“路堂主!”一个人行色匆匆的来到:“楼主说让你去大堂有事相商。”

“好……”路寒霜皱着眉,抬头看看天,却一丝喜悦也没有。

来到大堂之上,已经好几个堂主在那里等待,不一会儿就看见楼主走了过来。那人四十岁左右,一脸的髯须,目光烁烁盯着下面的几个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春风楼的楼主——翟天泽。

“不错。今日本楼主接了一件生意不知道谁愿意去……赏金一万两黄金。”说着目光扫视了一下底下的人。

不错他们春风楼的人就是杀手,不管黑白只要付钱,没有拒绝的理由。而今日的赏金更是让人垂涎三尺。

“我去!”

“我去!”

……

纷纷争执起来,唯独路寒霜静静的站着那里一声不吭。

大手一扬,楼主声音如洪钟般响起:“路堂主,你呢?”

“但凭楼主吩咐……”路寒霜微微皱眉,双手一抱拳便不在说话。对于这些他没兴趣,现在他只想知道阿久怎么样了。其他的事情不在自己考虑之中。

倒是翟楼主看着路寒霜点点头,对于这个路寒霜他很是高兴,武功高强且不喜欢多问,甚至连最起码的抢功都不会。不喜多言干事利落,的确是一个好手。

“那好……”就当他准备说的时候,只见一只大鹰突然从天而降,飞落在路寒霜的肩膀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只鹰吸引了,大而强壮,很是少见。

翟天泽冷眼看着,这个路寒霜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看来还是有事瞒着自己。

“阿蛮?”路寒霜一直平静的眸子突然间绽放光彩,看着久违的阿蛮心也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阿蛮嘎嘎的叫着,本来还是欣喜的他却突然脸色凝重:“是不是阿久发生什么事了?”

不顾堂上的那些人,路寒霜提着剑就准备出去,就在刚迈开步子的时候,楼主皱着眉在后面喊道:“路堂主,何事这么紧张?”

路寒霜回身看着楼主双手抱拳:“楼主,寒霜有事,这就不参加了!”

说着跟着阿蛮就准备往外走,谁知道翟天泽只是一个眼神,所有的人全部拿着剑对着路寒霜。

他皱眉,不解的看着翟天泽:“不知道楼主什么意思?”

翟天泽站起来,阴鹜的眼神盯着路寒霜,嘴角的笑意被虬髯的胡须衬托的更加的冷酷:“路堂主,现在我们春风楼议事,你先走似乎不妥当吧。”

“楼主,在下有要事在身,恕我先行告辞!”

“哼,路寒霜,你以为你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翟天泽双眼凌厉的寒光,嘴角的笑意更是冷血:“路寒霜,当初你走投无路的时候可是我给你机会挣钱的,现在想走……是否忘恩负义了?”

路寒霜脸色一沉,看着慢慢向自己靠拢的这些人,剑眉紧锁:“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只想你好好呆在这里。这单生意你接!”翟天泽冷笑。

他知道这次的生意很大,自然不是好接的,只要路寒霜冷静有实力才可以稳稳地,只是不想他竟然要离开。

这让他怎么接受了这口气。

“我如果不肯呢?”

“那就不怪我不客气了!”说着大手一挥,那些人全部蜂拥而上。

“凭他们?”路寒霜虽不是那种贬低他人的人,只是这些人的实力自己当然是知道的。要不然,翟天泽怎么舍不得让自己走。

“当然不是。”翟天泽阴笑,路寒霜只觉得腹部一阵巨疼,拿着手中的剑疼的一抖,冷汗就下来了。

“你用毒?”路寒霜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一只手拿着剑在地上撑着才不让自己倒下去。

“不可不防,看来我是对的。”翟天泽冷笑的看着脸色发白的路寒霜:“从你一来我就知道你不是属于这里的,但是我也不想不这么白白的走,所以……”

“所以你在我的饮食中下毒?”路寒霜黑着脸冷哼道:“我还一直以为堂堂的春风楼的楼主是个胸怀宽广的江湖侠士。”

“胸怀宽广的江湖侠士?这年头好人有好报吗?你看看临无涯堂堂的江湖盟主叱咤江湖不也是死无葬身之地。人啊还是现实点……”翟天泽那洪亮的声音藏着杀机,手上突然出现一把长剑,寒光凛凛,杀气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