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3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134
历史久远

很早之前,绿茶也只是一种茶而已,但随着这个词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再被人提及时往往就带着一种鄙夷,组词:绿茶表。

一开始听到绿茶表这个词的时候,小玉表示不理解,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最喜欢喝的饮料怎么就突然变了意思,更不理解这个称呼指的是哪一种人,只是看到小说里写着:绿茶表,他人男友裙下倒。然后对这个词下了定义:原来说的是喜欢勾搭别人男朋友的女孩子啊。

连她自己也说不好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从那一天开始,就莫名地开始关注身边各色的女孩子。

小玉年纪不算很大,也并没有步入社会,在读大二的她有些慢热,但跟身边的人熟悉了之后几乎没有人说她不好。她们学院所在校区的住宿环境不太好,女生宿舍都是八人一间的,日常生活中难免产生摩擦,其他人几乎都彼此吵过架,只有小玉,从没同人红过脸。

因为她是公认的老好人:脾气好性格好,而且最重要的是嘴巴紧。别人跟她说的事情,哪怕细小到微不足道,她也从不会再告诉第三个人。时间久了,室友们也都愿意找她吐露对别人的怨言,或者分享自己的秘密。

虽然不经意地就做了别人情感的垃圾桶,但小玉也没觉得烦,反而觉得有趣。她从高中起就爱看小说,可现在她却觉得生活本身可比小说要精彩多了。

比如寝室里面好到焦不离孟且孟不离焦的A君和B君吧,她们在外人眼前好似连体婴,恨不得连洗澡上厕所都要一起,可偶尔有单独和小玉相处聊天的机会时,她们却会在另一个的背后讲那人的是非。

一开始,她们说的还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什么A借了B的衣服穿,但没有洗就还了回去;什么B太邋遢,有的时候一星期才洗一次头;或者是A爱占小便宜,一起出去总说忘了带钱让B买单;又抑或是B斤斤计较,几毛钱都要算得清清楚楚……总之,她们似乎对彼此不满极了,但又总是在对着小玉吐槽之后,继续做一对亲亲热热的好闺蜜。

她们的话小玉自然不会告诉别人,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没有说过一个字。但是她也会茫然,疑惑像A君和B君这样对彼此这么不满的,为什么还能做闺蜜。

天长日久,在小玉的全程旁观下,A君和B君的矛盾也渐渐升级了。

六月份,眼看大二的下学期已经进入尾声,虽然还没到考前复习最紧张的阶段,但这学期各科的课程也差不多结束了,有的科目已经进入了最后的课程设计。不用上课,外面的太阳又仿佛能把人烤干了,大家自然更愿意呆在开着空调的寝室里。

一个寝室八个人,虽然是同一个学院的,却并不是同个专业。平时课业忙的时候还好,远香近臭,不太经常在一起自然也不容易产生矛盾。但等大家都聚在一起,热闹是热闹了,但彼此之间的龃龉也更多了。

不到一星期的功夫,小玉就觉得自己的大脑简直要变成一只装满各种废弃物的垃圾桶。虽然她偶尔也会暗搓搓地觉得从别人的矛盾中得到了一些乐趣,但更多的却是疲惫。她愈加不明白人心了:明明心里把另一个人恨得咬牙,见了面之后怎么能依旧喜笑颜开好像看见最亲近的人一样呢?

同样让她想不通的还有,为什么她们总会有那么多的抱怨,那么多自己从来没有产生过的抱怨。

慢慢的,寝室里的这些事对小玉而言变得和小说剧情几乎都没什么分别了——有的时候高潮迭起,有的时候用日常来水字数。这天,故事就到了一个小高潮。

周三,天晴,高温。寝室里空调开着,众人或坐在桌前玩电脑,或坐在床上玩手机,地上还铺着一张席子,坐了三个人欢脱地斗地主。八个人都在寝室里,气氛看起来和谐极了。小玉就属于躺在床上玩手机那一卦的,她本来在看小说,但禁不住班级群一直“滴滴”响个不停。

无语地呼了口气,小玉点开了QQ,一目十行地把刷了99+的群消息看了过去。

原来是B君男友的宿舍在抱怨,说寝室空调坏了,已经报修了两天都没人来修,如果今天再修不好的话,恐怕以后大家就见不到他们了。B君男友,我们姑且称他为小E好了,他在群里刷屏着暴躁的表情,一连串的感叹号让人隔着手机屏幕似乎都能听到他的怒吼:“热死劳资了!劳资好想吃西瓜!”

事实上小E是个长相偏可爱的男生,但讲话却一向粗鲁,粗话脏话不离口,反倒有些反差萌,可以看得出,B君很喜欢这个男朋友,时常在寝室里面提到小E,而每次提起的时候,B君的脸上都写满了幸福。

小E一开始刷屏就有人看不下去了,立即有别的男生拆穿道:“啊呸!你个凑表脸已经在我们宿舍赖了两天了!开着我们的空调费着我们的电!还敢说热!”

小玉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在她看来,自己班上这群男生其实都还挺可爱的,至少搅基和友好地相互吐槽的时候是这样的。可她笑着笑着,又看到了群里刷出来的新的消息,笑容就慢慢僵在了脸上。是A君,在话题都要歪楼的时候说了一句:“啊……我也想吃西瓜了呢!”

和小玉的床挨着的就是B君的床,透过蚊帐,她能看到本来躺在床上,右腿压在左腿膝盖上优哉游哉晃荡的B君,突然停下了动作。

说来奇怪,这句话按说并没什么特别的,但看多了小说也听多了八卦的小玉却在第一时间,就敏感地嗅到了异常的气息,仿佛整个寝室都突然安静下来了,只能听到A君用笔电打字的声音,和B君愈发沉重的呼吸。

小玉挪了挪身子,趴在床边勾着头看对面下面坐着的A君。

A君在群里说完了那句话,就有一帮子同学在后面排队形,都嚷嚷着想吃西瓜了,最好是冰镇的,但A君却再没说话。小玉舒了一口气:应该是她神经敏感了吧。

但就在这个时候,A君突然站了起来,她活动了活动脖子和肩膀,从抽屉里拿出钱包和遮阳伞,也没有跟寝室的其他人打声招呼,就直接开了门出去了。在下面打牌的另一个女生扭头问她:“喂大中午的你干嘛去?不怕太阳光底下现原形啊?”

A君已经把门关上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那个女生的话,反正没有给任何答复就是了。

那个女生撇撇嘴,嘟囔了一句:“疯了么?”然后将手上最后一对牌往身前一扔,冲其他人问:“你们说她会不会去吃饭了?我也好饿,但是完全不想出门……我们要不叫外卖吧!”

小玉在床上举手:“算我一个,我要吃凉皮!”她说完,其他人也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菜单,小玉又看向了反常地不发一言的B君,心想:她不会是睡着了吧,午饭也不要吃了吗?

一直到外卖送到大家都吃完了,B君也没说话,A君还没回来。寝室的饭后消食谈话就干脆讨论起A君的去向来。大家说什么的都有,最后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她不会是约会去了吧?你们同专业的,应该知道她是不是交了男朋友吧?”

男朋友?小玉蹙着眉头想了想,这倒是没听A君说起过呢。不过这个时候她一向是不发表意见的,所以只是收拾好了寝室里的一次性饭盒,听着别人说话。她刚把垃圾袋整理出来,打算等下午没那么晒了再出去丢掉,就听见有人“呼通”一声推开了们。小玉回头,看见额头汗津津的喘着粗气走进来的A君。

等A君关好了门,自然一大堆人问她干嘛去了。小玉也歪着头看她,不知道她会说点什么。

A君摆摆手,回了自己的桌子前端起杯子大口大口地喝了一整杯水,才终于笑着说:“还能干什么呀,当然是去吃饭了。天太热了,我都没吃下什么东西,干脆又去喝冷饮,在奶茶店里面坐了好长时间。”

她解释得越清楚,小玉就越是觉得违和。

不过不管A君究竟去做什么了,也都是她的私事,其他人出于关心问上一两句还好,再问得多了,也不过人惹人厌烦罢了。是以A君解释了这么一句,大家就不再关注她,继续忙着手头上的事情。只有B君,坐在自己的床上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目光中带着些让人说不出的晦暗。

两天后,当小玉以为“A君中午单独出门”这件事早就告一段落的时候,B君突然一脸难过地找到她,甚至没有问她有没有时间听自己倾诉,就捂着脸泣音说:“我从没想过她竟然是这么没脸没皮!我把她当好闺蜜,什么事情都不瞒她,什么好事都想着她,结果她却这么对我!小玉,我心里好难受!”

小玉心里“咯噔”一声,尽管早有预感,但一时间竟还是觉得难以相信。她抬起手,轻轻拍了拍B君的背,另一只手已经在口袋里找起了纸巾。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用说,只需要做一个永远不会吐露秘密的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