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4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178
历史久远

你会因为好闺蜜男友随意地一句抱怨,就在将近四十度的高温里,顶着正午的太阳,买了冰冻的西瓜,送去二十分钟以上路程远的男寝楼吗?

小玉震惊脸听完B君的哭诉,一时间竟觉得无言以对。她该说什么,能说什么,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对劲吧?

索性B君也根本不需要她的回答,B君讲完之后利落地擦干泪,虽然只要想起A君,她就又是气得心肝疼,但也至少比刚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好受多了。她看了看小玉,发现这个傻姑娘还沉浸在刚才自己描述的事情中,脸上的表情跟写着“哦这坑爹的世界”一个样。

B君突然觉得好笑,也在一瞬间第一次生出一种念头:如果小玉嘴没有这么严该多好,那样她肯定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那么A君不要脸的真面目……不过她转念一想,如果小玉真的是个大嘴巴,她也不会有什么事都想要跟小玉倾诉了。再说,就算小玉不会乱说,男寝室的那群男生也各个不是省油的灯!

B君手中握着擦泪的纸巾,将它团成一个小团,重重地砸进了垃圾桶,脸上露出一个略微快意的笑容——某些人真当自己魅力无敌呢,以为她一撩骚男人就上钩了吗?那个西瓜小E一口都没动,全便宜他蹭空调的那个寝室了,而且他也在第一时间发信息给自家女友汇报了这件事。

事实也的确如同B君想的那样,甚至一天都没过完,整个专业几个班级大半的人都知道了他们专业出了一个大写的绿茶表。

他们当然也不会情商感人到当面说什么,但背后说的话往往比当面能说的还要难听更多,小玉在女生宿舍旁边的第五餐厅吃饭的时候,就听到几个女生正眉飞色舞地讲着这件事。

“据说两个人是好闺蜜,衣服都换着穿的那一种!”“闺蜜?没听说这年头要防火防盗防闺蜜吗?越是身边的人,捅起刀子才最伤人!”

“话也不能这么说,到底还是看人的,有的人很注意,瓜田李下什么的都尽量避免,有的人那就是习惯呀,在男生面前都那副样子,我倒是觉得,她也不是针对那谁的男朋友,估计换个别的长得不错的男生,她也还是这么干!”

听到后面这番话,端着免费清汤的小玉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看着面熟,却并不是她们专业的,而是同一个学院里和A君关系还算不错的一个女生。小玉皱了皱眉,心中微叹:刚才那个女孩子还真没说错,捅刀子的事还真是往往都是熟人干的。

这件事到这当然不算完。

虽然极大部分人讨论八卦的时候都会避开当事人,但也有些人情商感人,喜欢拉着当事人问出个子丑寅卯。

当有人就那么拉住A君,问:“哎,据说你前天中午跑去给B的男朋友送冰镇西瓜去了?这闺蜜当得可以啊!”说这话的人摆明了不安好心,说完了还意味不明地对着A君眨了眨眼睛:“不过小E和A都没领会你的好意,真是可惜了。”

小玉已经不忍心去看A的表情了,她拿着铅笔随意地在眼前的白纸上胡乱地描画着,看似没有理会不远处的窃窃私语,但实际上她却是非常好奇A君可能的反应。

“瞧你们都想到哪里去了,我那也就是顺便罢了。”干巴巴又没头没尾的一句解释,A君就不再理会旁边或冷嘲热讽或看热闹的人了,她从口袋里拿出耳机插在手机上,然后将耳塞塞入耳中,微闭上眼睛,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摆明了不想多说什么。

先前问话的那人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什么玩意儿啊,不要脸还有理了!”抱怨完了,她就收拾了收拾桌上的东西,换了一个位置。

人都是健忘的动物,特别是现在临近期末,交上了课程设计就要准备最后的考试,大家慢慢也就不再提起这件事了。而让小雨愈发想不通的是,在经历了这件事之后,B君怎么还是那样和A君如胶似漆的状态呢?

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的确是有那么一部分人,内心的想法和外在的做法总是能很好的区分开来。

考试周的前一周,依旧是一个中午,寝室里的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要么在午睡,要么在复习,要么就是带着耳机在玩电脑或者玩手机。就是在这样安静地环境中,B的手机突然响了。她像是吓了一跳一样突然跳了起来,拿起手机迅速接通小声说了句“喂”,就拿着手机走向了阳台,还顺便关上了门。

阳台在寝室最里面,隔音还算不错,再加上B的声音很小,寝室里也没人在意她这通电话,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她都说了些什么。

挂了电话之后,B就轻手轻脚地拎上包出去了。小玉坐在床上,看着B在经过A的桌子的时候,微微顿了顿,A还在专心地看着电视剧,也没有发现B这一举动。

B没出去太久,二十分钟都没到就回来了。这次她推门的响动倒是惊动A了,也或许是因为剧情的高潮已经过去,A没有像刚才那样把全副精力放在电视剧上。她的视线落在B鼓囊囊的包上面,轻声问:“出去干嘛了呀?”

A的声音一向是那么软糯糯的,随便说句话都像是撒娇,所以有的时候哪怕是质问的口吻,也能被她说的很好听。B听着这句话,一时竟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发问的。

“没,一个朋友给我送了点东西,叫我下去拿。”B笑着说完这句,再多便一句都不说了,只把包收在了自己桌子下面的柜子里,就拿了本书爬上床,带上耳机看了起来。A觉得没趣,嘟了嘟嘴,视线就又转回了自己的电脑屏幕上。

小玉摇摇头,觉得有些可叹,又有些可笑。她本来想着两个人的事情跟自己关系不大,若她们不主动找上来诉苦,自己也权当聋了瞎了好了。却没成想等下午A有事出去的时候,B就立即拉住了自己,从柜子里拿出一沓装订好的A4纸塞给小雨:“这是小E送来的重点总结,他们寝室的学霸做的,你拿去看,但别让其他人知道。”

小玉一怔,手中已经被塞入了大叠的资料,连拒绝都没来得及说出,B君就催促道:“你快收好!”

小玉被动地将资料拿了回去,压在书本之下。不自觉地,她想起中午看到的那一幕,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些发酸。

她也的确如B君所言,没有将资料的事情再告诉第三个人。这倒不是说小玉十分盲从,只是站在她的立场上,资料的整理者自然有权利决定它的归属,给谁不给谁也是那人的自由,她已经是受人恩惠,又凭什么借花献佛,用别人的东西帮自己刷好感刷声望?

可是世上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一天都没过完,就见A在寝室里问B:“小E是不是给你了重点啊?”

B头都不抬,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怎么了?”她既不说有,也不说没有,摆明了就是想进可攻退可守,免得A已经知道什么到最后自己被打脸啪啪啪。但A显然是有了确切地消息,一点也没想和B绕弯子。

“有人跟我说了,小E让你拿回来了四份,本来是因为我们四个都有的,但是你提都没提,什么意思?”小玉从不知道A君也可以发出这样尖利的声音,让寝室里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这两个人。有好事的更是精神振奋,只等着即刻上演的撕逼大戏。

“哦,不是还没来得及吗,你发什么火呀?”B扭头看向A君,态度也生硬了起来。

A君冷笑一声,说不出地讽刺:“没来得及?如果我没问恐怕考试都结束了你也还没来得及!小R都说了,资料是给我们专业的女生的,你怎么就能那么自私!”

“呵!”B君被A君的话激出了火气,这会儿两人简直是新仇旧怨堆积在一起,恨不得撕了对方才好:“我自私?那也比某人寡廉鲜耻的好!是谁不要脸的勾搭别人男朋友的?你发的那些QQ信息小E全部截图给我看了,真特么做了表子还要立牌坊!”

A君把手上的东西一摔,站起来使劲踢了一下凳子:“你骂谁呢?我没揭穿你你就真当自己是个好东西了?你好几次去X市是干嘛的要我提醒你吗?有着男朋友还按你爸妈的要求去相亲,我们两个比起来到底谁更寡廉鲜耻?小E真特么是瞎了眼才看上你这个碧池!”

“没教养的东西!果然是有娘生没爹教!”

架吵到这里,两个人都已经开始撸袖子了。其他人自然不好再坐着看戏,赶紧上前拉架。只是拉架和劝和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心思各异,无他,实在是这两个人短短几句话里面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没加入战局的一个女生站在小玉身边,小声说:“卧槽闺蜜撕逼果然是灾难片!实在是互相之间知道太多秘辛,这么一闹翻简直是腥风血雨,吓死本宝宝了!”

由此也可以看出A君和B君在寝室里面的人际关系了,大家说穿了都只是平平的室友关系,最多再加上一层同专业或同个学院的同学,看似亲密,其实寡淡的很。

小玉双手死死地按着桌上的书,那下面压着的,正是B君给她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