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5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348
历史久远

很多人认为,女孩子之间的友谊是很神奇的东西,上一秒还狠狠地互揭老底,下一秒就可能和好如初。但很显然,A君和B君之间是没有这样的友谊的。直到考完试大家各回各家,两个人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漫长的暑假过去,返校后A君就立即申请调了寝室,然后飞速搬了出去,换进来了一个内向腼腆的女孩子。从此,A君就几乎像是活在了学院的传说里。

据说她恋爱了,对象是一个退役回来的“兵哥哥”,高中学历行为粗鄙,但耐不住在追女孩方面愿意下功夫。事实上这个人在A君还住小雨她们宿舍的时候,就开始追求A君了,B君还站在闺蜜的立场上劝过她不要答应。如今这个消息传进宿舍,B君就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说:“果然古话还是没错的,女孩要富养,不然几顿牛排几场电影就被瘪三骗走了。”

听她这么说,其他几个人也都只是交流了一个隐晦的眼神,多余的留把柄的话是一个字都不会说。毕竟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实在不能以常理度之,万一哪天突然和好了,如今她们补的刀怕是都要被还回来。

不过B君这话倒是也没说错,之前她们都还住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听见A君用软糯地声音,说是抱怨倒更像是炫耀:“好烦啊!又要约我去吃牛排,我都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合适了!”“又是看电影,买一堆零食,我都腻死了!”其他人听她这样说,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好像一夜之间,A君就彻底变了样子。

虽然从前她也不爱上课,但也没有这么大胆地翘掉一大半的课程,不仅如此,她甚至开始太过经常的夜间外出。有好几次,小雨听到别个寝室的人跑来对她们抱怨:“那个A,原本是跟你们住的吧?我算是知道她为什么要换寝室了,这才多长时间,我就受不了她了!一星期至少有三天晚归两天夜不归宿!就算回来也是喝的烂醉,我们寝室的分数因为她快被扣光了!社区辅导员都骂了好多次了,真是烦都烦死了!”

不止吐槽这些,没多长时间,A君如今在的寝室,其他七个人都到小雨宿舍“串门”了一遍。每个人对A君都有一些不满。如果这些不满只是积攒在心里,或许要很久才有那个爆发的契机,但如果别人已经开启了吐槽模式,自己就很容易插嘴补刀,这么一场聊天下来,A君几乎已经十恶不赦。

小雨从来不参与她们的聊天,说实话,她不喜欢听人背后说坏话,但性子已经长定了,她张不了口让那些人别说了,也承受不住被人当做“多管闲事”的异类。

传说中的A君很快就成了杯具人物,因为那个“兵哥哥”甩了她。前前后后,两个人真正交往的时间甚至不到两个月。据说A君哭得都快断气了,一边哭还一边说:“他说他仔细想了,觉得配不上我,给不了我好的未来,所以不想耽误我。”

当这话传回小雨宿舍的时候,B君听闻之后只是轻嗤一声:“切!这话傻子都不信,还不是睡到了就不稀罕了……”

但就是这样傻子都不信的话,A君却坚信不疑。因为那位“兵哥哥”说了分手之后就同她彻底断了往来,所以A君只能从别处询问他的消息。好在兵哥哥有位表弟就在她们班里,当初也是因为和这位表弟还有几个同学一起去唱K,A才有机会结识兵哥哥。

问了之后才知道,这位兵哥哥已经不在本省了,他去了四川,说是要找工作,打工。

正常人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要放弃的。可A君并不,她直接请了一星期的假,拿着千方百计从表弟那里要来的号码,只身一人跑去了四川。当小雨从别人那里听说的时候,她只觉得荒谬。

即便是现在,她还记得A君刚来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A君是第一个到宿舍的人,当小雨来的时候,就看见她穿着有些少数民族风格的衣服,手里端着从家里带来的红提,笑意盈盈:“外面很热吧?快坐,吃点水果。”那时的A君,美的像一幅别具异域风情的精致娃娃,一笑起来就是眼眸生情的样子,嘴角的酒窝里似乎溢满了醉死人的美酒。可她的性子却那么单纯,几乎心里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很多次得罪了人还不自知,像是一个没经过事的孩子。

在寝室第一次“夜谈”的时候,A君说:“我妈妈送我来的时候,我们是坐飞机。但是她自己回去就不舍得买机票,硬是坐了将近五十个小时的硬座,我知道了之后就很后悔,为什么要跑这么远来念书。”

她眼角噙泪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却在某一个刹那,让人悚然一惊,蓦然发现她早就变了模样。

两个星期之后,A君才回来。回来之后先被辅导员叫去批评了一顿,据说差点记过,然后大家就发现,她似乎又变了。有人问她同兵哥哥和好了没有,她也只是笑笑,并不说话。可总有人掌握着第一手的消息,那位表弟很快就透了底:“说是以后做朋友,不要断了联系就好。”

有些心思龌龊的,也会暗搓搓地私下问表弟:“你说A跑去那么远,人生地不熟的,到了那边是怎么住的?”说着,甚至还会挑挑眉毛,一脸猥琐地暗室:“这白送上门的,你表哥就没……呵呵?”

表弟笑笑,说不出的轻鄙:“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女孩子们从来难以想象,当某些男人聚在一起,话题会是怎样的下流无耻,A君自然也不会知道,她的那些个事情已经成了男生寝室晚上的谈资。她仍然那样一个笑起来似乎全身都散发着甜香的女孩子,也依然活在学院好事者的口中。

新闻永远是更迭最快的,按理说A的事总会被人遗忘的,但耐不住她总是有新的动向。她又谈了几段恋爱,但总维持不了太长时间。而在这期间,B君也和小E分手了,原因她讳莫如深,但依旧每隔几周就去X市赴父母安排的饭局相亲。对于这点小雨一直觉得难以理解:都还没有毕业,怎么就那么着急呢?同寝室一个本省的女生,在闲聊的时候无意识地给她解了惑:“我们这边的女孩子,说句不好听的,二十岁是最值钱的,如果再漂亮一点,那嫁女儿跟卖女儿都差不多了。”

A和B也各自有了新的“闺蜜”,A的新闺蜜小雨不认得,但看起来眼熟,想了想才记起,是从前在餐厅说A“有些人就是习惯了,见了男生都那个样子”的,可哪怕想起来了,小雨也只是自己默默摇摇头,她习惯了冷眼旁观,除非关乎性命,否则她很难“多管闲事”。

日子在繁琐地小事里一天天度过,大三接近尾声,学院里就又有了热闹看。某个大四学长,马上就要离校的时候,在女寝楼下搞了一出浪漫“惊喜”,对A君表白了。A君就在大家的起哄声中,略微害羞地点了头。

有人含酸嘟囔:“男人果然是第一看脸第二看胸。”话里的意味恨不得把A君贬入泥里,只因那位学长也算学院中的风云人物,院篮球队前副队,身高秒杀学院里一大部分男生,运动神经发达不说成绩也不错,前不久才刚拿了学院的优秀毕业设计,长相也算是清秀精致,颇有些韩国欧巴的感觉。

A君就这样开始和学长交往,每天脸上都是甜蜜的笑容。

成为了风云人物的同时,自然也再次将自己曝露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之下。大四开学后,学长校外工作去了,学校里却还有同级的若有若无地将目光落在A君身上。很快大家就发现,不对啊!这没交男朋友之前跟其他男生暧昧还能勉强解释,但有了男朋友之后还跟别人不清不楚,那就恶心了。

对此,B君只是面无表情地说:“走着看吧,夜路走多了早晚见鬼。”说这话的时候,她眼中闪过一瞬幽光,一时间竟让小雨觉得有些可怖。

A君有没有见鬼不知道,大家只知道开学不到两个月,学长就提出了分手,分手的理由简直全球通用:“我还是觉得我们不太合适。”A君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眼眶发红,她在那位新闺蜜委屈地哭诉:“我们哪里不合适了?哪怕他没钱工资少我也没有嫌弃过,每次出去约会都是吃套餐我都没抱怨过……”

小雨和另一个女生挽着手从A的寝室门口经过时,就正好听见了这两句,和小雨结伴的那个女生撇撇嘴,把小雨拉到一边,说:“看见没,她还觉得自己很高尚很伟大呢!”

小雨不说话,那女孩子也不在意,继续说:“知道她为什么被甩吗?我哥们跟我说,男生那边都知道她那点破事,其中有几个和学长关系不错的,多多少少透了点信儿出去,学长心里就有点膈应了。偏偏她自己还一点都不自爱,前一段时间小假期跟几个家境不错的女孩子去玩,据说认识了几个土大款,人家问她感情状况,她竟然说单身!”

这下小雨是真的诧异了,她消息不够灵通,这种没几个人知道的事情她自然不可能知道,也好奇这个女孩子是怎么知道的。好在这女生也不爱卖关子,一气说了个干净:“她不知道她那个闺蜜早就喜欢学长,她们出去玩的时候,那个闺蜜拍了她和一个土大款的暧昧照,用她的手机发给了学长……”

一时间,小雨甚至以为自己误入了八点档狗血剧中的世界。她木愣愣地看着对面的女孩子,还没来得及感慨一句“戏如人生”,就听见女生最后悠悠叹息了一句:

“辱人者人恒辱之,自己做了绿茶,就别抱怨遇见了别个绿茶……”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哥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
治愈 重生 军婚 甜文 高干 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