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5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205
历史久远

很快小楚就知道,那个小卷发的女孩子就是阿亮,从前到现在,她都是小易名义上的闺蜜。因为小楚和小易如今亲近的缘故,阿亮也好似同小楚熟悉起来了,至少路上偶遇了也会打个招呼。

认真做一样事情的时候,时间过得是很快的。小楚和小易就是这样,两人一心准备考研,从六月到十二月,感觉时间“嗖”的一下就过去了。

九月的新学期开始之后,基本就没什么课程了,两个人除了睡觉和吃饭时间,几乎全天都一起泡在自习室里。可哪怕这样,系里某些女生口中,关于小易各种八卦消息也没有停息过。好几次小楚都很生气,因为那些话说的太难听,也因为那些事小易根本就没做过。

而另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是,一般情况下在大家眼中,一起玩的两个女孩子一般都被认定为“同类”或者“同伙”,可无论是小楚还是小易寝室的其他三个女孩子,没有一个有小易那样的名声。也就是因为这样,那些没有逻辑的话竟还会有人相信。

小楚就亲耳听到别人说:“你说她没有她冤枉?那为什么她身边的人每一个名声臭大街的?大家怎么不冤枉别人?苍蝇不叮没缝的蛋!”

好几次吃饭的时候,小易和小楚一起都听到了某些难听到已经算是侮辱的流言,小楚气不过要上去理论,却被小易拉住了。小易长了一张精致的娃娃脸,哪怕稍微露出点笑容,整个人就显得甜美极了。可是拉住小楚的小易,脸上的神情却让小楚难过得想要落泪。

“算了,流言蜚语这种东西,你越是在意,它就越是能够中伤你。我不在意,自然不会受伤。”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当大多数人都在心里认定你做了的时候,就算有别的什么人帮你解释,那些人也会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人要么是被蒙蔽了,要么就是同伙。她已经足够悲哀了,实在没必要再拖一个人下水。

小楚怔怔地看着小易,突然就明白了,当初刚认识没多久,她问小易为什么要考X大时,小易的那句答复真正的意思:“因为离家近呀。我当初总觉得,将来要走的远远的,可真当我跑这么远来念书之后,又时常后悔离家太远……”

人在受了伤害之后,总会下意识地怀念对于自己而言更有安全感的地方吧。小易的家乡,至少有更了解她的亲人朋友,不会因为外人的几句话就对她指指点点。

十二月底,考试的时间一点点近了。小楚复习得还不错,但也并不十分有把握,不过她不紧张就是了,因为考研这回事对于她而言,虽不算鸡肋但也差不多:父母想让她读研,她心里没有很赞同但也并不反对,只是不想父母失望所以也好好准备了,就算考不上,本专业的工作还是好找的。

但小易不同,她的专业想要对口就业很难,因为行业内性别歧视的问题很严重。再加上如今她这样子的境况,会让她下意识地将考研当做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小楚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她,因为有些话哪怕是很好的朋友,也是不好说出口的,她也只能在小易废寝忘食的时候提醒一句,或者做一些类似带饭之类的小事。

一直到考研的前一天,一大早,小楚就一手拖着行李箱,身上背着双肩膀,手上又拿着大大的A1画板,站在小易的寝室门口等她。小易寝室的四个人都已经起来了,小易正最后一遍检查自己要带的东西,看见刚走到门口的小楚,她笑着招手喊了一句:“进来坐呀,等我两分钟我再看看漏了什么没有。”

小楚笑笑:“没关系不着急,我站着等你一会儿就好。”

她刚说完,小易的“闺蜜”就凑了出来,笑眯眯地样子,友好的不得了:“你跟小易要出去玩吗?好潇洒哦!”

小楚摇摇头,她不知道同个宿舍身为“闺蜜”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她们是要去另一个市参加考试的。“不是,我们要去F市考试呀,研究生考试。”

“闺蜜”恍然状:“哦哦,对哦,我给忘记了。你也是要考建筑设计的是吧?考建筑的都要去F市吗?那你们怎么住呀?”

小楚没想到一句话还差点引出十万个为什么了,只是她这个人一向不会拒绝人,也不善于说难听话,所以也只是语气平平地回答:“对,我们考一个专业,也不是建筑的都要去F市,应该说是需要考快题的都要去。住的话,我们已经在网上定好了酒店,正好一起住。”

“闺蜜”点点头:“这样啊……”说完,她扭头对着室内喊:“小易,你倒是快点啊!怎么一直让小楚这么等着你!”语气亲昵的,好像她其实是小楚的闺蜜一样。小楚自然不习惯,她觉得后背上的汗毛好像都一瞬间竖了起来。

“没关系,来得及的,小易你不用着急,别漏下了什么才是要紧的。”小楚在那位闺蜜君说完,就赶紧接话,毕竟她们这次考试要带的细碎东西太多了,不管漏下什么,都是一场大麻烦。话音还没落,那位闺蜜君脸色先落了下来。她甚至没跟小楚说句道别,就径自回了房间。

小楚摇摇头,有些无言以对。索性小易也没让她久等,很快就出来了。两个人都是拉着拉杆箱背着背包提着画板,看起来就觉得行动艰难。两个人相视一笑,或者说是苦笑,就一路聊着天走到公交站点,没等多久就等来了开往动车站的公交。

等他们到了F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去定好的酒店把行李放下,然后出来吃饭看考场。两个人都不是第一次到F市,虽然并不十分熟悉,但有手机地图和导航,也不至于迷路之类,行程都还算顺利。

看考试总是很折磨人的事情。因为这家酒店离一个考点很近,所以这几天住了很多来考试的学生,晚上两个人打算睡觉的时候,就听见隔壁传来了背书的声音。小楚拍了拍柔软的枕头,几乎将整个人埋在了被子里:“好残忍,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提醒我明天要考试的事实吗?床!快放开我!我要复习!”

她这么声色俱佳的表演,自然逗笑了另一张床上的小易。两个人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心能够在这样的环境里睡去,干脆也拿出最后的押题卷看了起来。

第一天考完,两个人已经是半瘫痪的状态,小易甚至坐在小楚身边说:“果然考试考的是心态,今天下午我们考场五个人都没来,监考老师说明天上午可能要空一半呢!”

小楚重重躺下:“更悲剧的是我们还要比别人多考试一天!还要换考场!意味着我们还要换酒店!心好累……”

等所有的考试都结束了,她们两个就发现,最让人心累的还不是这三天的考试,而是竟然买不到动车票回去了!因为最后一天是六个小时的快题考试,考完试之后两人又跑很远吃了饭,等终于赶到动车站的时候,就发现哪怕站票也一张都没有了。

没办法,两人只好又在动车站附近定了酒店,又住了一晚。这么算下来,两人竟然已经一起睡了四个晚上,也离开学校了整整四天四夜。

小楚本来以为,考完试回了学校之后,两个人应该有更多时间相处才是,可回去之后她就发现并不是这样。因为还有很多实习日记实习报告之类的东西要弄,简直忙的脚不沾地,根本没有时间去找小易“联络感情”。忙完了就是寒假,大家又各回各家,只能等下半学期再提相聚。

可下半学期依旧很忙,考研到底是没考上,于是毕业设计和就业问题就像山一样压在头上,小楚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忙晕了,很多时候小易不主动联系她的话,她也想不起要联系小易。她只知道小易和自己一样也没考上理想的学校,但分数过线了可以选择调剂。她自己是不想调剂,却不知道小易是怎么想的。

没等她问,就从别人口中听说小易已经签了工作,是老家那边的,在她看来既不对口也没什么技术难度的前台文秘。小楚心中叹息,说不好是为她松了口气,还是为她不值。

到了六月,小楚终于搞定了所有的事情,可以喘一口气了,她打算去小易寝室找她说说话。出门之前,一号床随口问她:“干嘛去啊?”她一边走一边说:“找小易浪去~”她脚步飞快,自然没能看到一号床突然变了的脸色。

走到小易寝室门口,小楚看见门开着,就没着急喊人,想说先看看小易在不在。可等她走近之后,就听见了里面的“高谈阔论”:

“不会吧!你说那四天她是去F市……去卖了?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呀!”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那个表子又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她嘴上说着是去考试了,鬼才信呢!考试的话不管考的怎么样总得有个结果吧?怎么回来了一句都不提?而且别人都只考两天,她倒好,一出门就是整整四天,还不一定接了多少客呢!”

这声音怎么听怎么熟悉……不就是那个“闺蜜”吗?小楚咬紧牙关,气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嘭”地一声重重地推开门,像是一根开弓就不懂回头的箭羽,带着火焰,烧尽世间所有的污浊。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哥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
治愈 重生 军婚 甜文 高干 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