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6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159
历史久远

从古至今,好像都有人在争论是“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晓晓从前没想过这个问题,但在经历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觉得应当把善恶的缘由归结为两个字——教养。

晓晓的妈妈是初中老师,就是她初中就读学校的老师,可哪怕如此,她也没有一丁点的特例。

有一件事,哪怕很多年之后,她也记得很清楚。初一的时候他,她在妈妈带的班上,有一节课妈妈讲完课之后布置了题目,学生做的时候,她就在教室里面巡视。晓晓正好有一道题目不会,等妈妈走到自己旁边的时候,她就仰着头叫了一声:“妈,给我讲道题呗!”

语气神态都同在家里和课间在办公室里一模一样。谁知道妈妈却突然变了脸色,看着她的眼神像看着最不懂事的学生:“叫老师!还有,问问题的时候不晓得要站起来吗?一点礼貌都没有是谁教的你!”

那个时候,班上很安静,所有的同学都亲眼看着也亲眼听着她出丑,晓晓觉得难堪极了。可哪怕含着眼泪,她也依旧立即站了起来,像是对待其他老师那样态度恭谨地又说了一次:“老师,可以帮我讲道题吗?”等妈妈点头之后,她立即将自己的凳子让出来,让妈妈坐下而自己站着听完了那道题。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她都以为,所有身为老师的母亲或许都是这样教孩子的,正如下课以后回了妈妈的办公室,她就又变成了平日里那个温和慈祥的母亲一样。在她的理解里,这就是一种言传身教,只是为了让她成为更好更优秀的人。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并不是这样。

重点中学里面,最日常的状态应该就是作业和考试。随堂考、周测、月考、模拟考……种类繁多,无论再大或者再小的考试,晓晓都是一样的心态对待:以最认真的态度答题,但以最轻松的态度面对成绩。她自然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但也没想到和自己一样身为本校教师子女的人,能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

一次月考,在晓晓看来平常的很。不平常的,考完试之后,陈慧找上了她。

陈慧也是教师子女,并且在别人看来档次还要比晓晓高一些,因为她的爸爸是学校副校长,妈妈正好从这学期开始教她们班的物理,简直是又有“县官”又有“现管”。不过晓晓同她关系一般,因为这人不太合眼缘,所以只是点头之交。

晓晓才刚吃完饭,就被陈慧寻上,也是有些奇怪,更奇怪的是,她开口就不问晓晓有没有数学组办公室的钥匙。晓晓本能地觉得不对劲,但还是点点头:“这个当然是有的,怎么了?”晓晓的妈妈就是数学老师,为了方便就给她配了把自己办公室的钥匙。

陈慧一听有钥匙,态度微微有些改变,对着晓晓的笑脸好像更真挚了些:“能借我用一下吗?我想去找点东西。”

找东西?晓晓皱了皱眉,有些想不通:“找东西?什么东西啊?”问完了就看见陈慧一脸为难,晓晓不喜欢刺探别人的隐私,但也不想将来办公室少了什么自己担责任。而且,陈慧并不是自己找上来的,她后面还跟着几个和她相熟的女生,晓晓没兴趣体会犯众怒是个什么感觉。

“正好,我要把饭盒放去办公室,带你们过去好了,也别提借钥匙什么的了。”说着,晓晓举了举手里刚洗好的饭盒,率先朝办公楼走过去。隐约间,她看见陈慧的脸色又不好看了,但她回头细看,却没看出什么不对。晓晓摇摇头,觉得自己或许是多心了。

一行人一起走到数学组办公室门口,门从外面锁着,晓晓掏出钥匙,陈慧那些人就微不可觉地松了口气。晓晓并不迟钝,相反她很敏锐,所以自然察觉到了,她一边开门,一边又问了一次:“你们到底要找什么呀?是你们的东西吗?到时候办公室如果少了什么我不好交代的。”

陈慧脸上露出些不耐烦,估计是因为跟她身后那一帮人来往时多是被人捧着的,今天晓晓却几次三番推脱,让她觉得很是不爽。只是现在是自己在求人,所求又不能说出口,自然要憋屈一点:“你放心,我保证一根针都不会少,你赶紧开门吧!”

可她越是这样,晓晓就越发有些不放心。她想了想,干脆又拔下钥匙:“我倒不是不愿意帮忙,只是你们这么语焉不详的,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有责任的倒霉的只会是我。所以,总要给我句明白话的吧?”她本来倒没往不好的方向想,只当是谁来问问题的时候落下了什么东西,可是这些人的态度太可疑,而且是越来越可疑,让她不得不多想了些。

陈慧的怒气都浮在脸上了,但仍强自忍耐着,她分明不想说,但如今的情形晓晓又一副不说清楚不开门的样子,让她为难极了。就是这个时候,跟在陈慧身边的一个女孩子,像是跟陈慧最亲近的样子,张口就道:“你怎么这么烦啊!想知道是吧?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们就是来看看卷子,保证什么都不拿,你能把门开开了吗?”

晓晓一脸莫名,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这一群人——看卷子?考试考完了但卷子都还没有批改,这个时候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她也不笨,等瞄见几个女孩子手中或口袋里露头的笔的时候,她脸就黑了:“你们是想改答案?”

她想了很多种可能,但在那个女生提起卷子之前,她真没有想到这里,主要是因为在她眼里,这种行为真的不至于,一次小小的月考而已,又不是中考高考竞赛考。不过在晓晓眼里,哪怕是再重要的考试,也不应该走这种捷径。

都不用等那些人回答,晓晓就直接收了钥匙走人了。陈慧她们自然是想拦的,但晓晓动作敏捷是其一,再者她们也怕完全撕破了脸晓晓会去举报她们。晓晓也不想从此多一群小人给自己下绊子,她走出去几步,回头说:“你们知道我的性子的,我不爱多管闲事,所以什么都不会多说,但你们也别给我找麻烦,不然……”

她的确什么都不打算说,但经过今天这一场事情,她也不觉得陈慧那帮人会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偶尔听见妈妈和她一个同事说话时,好像是说最近级段长和数学组组长总给妈妈安排一些琐碎且得罪人的活,下意识的,她就脑海中就浮现出了陈慧的那张脸。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陈慧不会主动把那天的事情说出来,那为什么突然有人开始针对妈妈了呢?

不要说这是巧合,晓晓不相信还有这样的巧合。她想了想,觉得自己毕竟年纪小,心计阅历都差得远,干脆等妈妈跟同事说完了话,就拉着妈妈往一边去。

“怎么了?要跟我说什么悄悄话吗?”只要不在课堂上,妈妈对待晓晓态度就软和得多,所以晓晓一向是很信赖也很愿意依靠妈妈,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都会讲给她听。这个时候也是,看到周围没别的什么人了,晓晓就把那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然后问:“你刚才说的话我也听了一耳朵,想说会不会是有人在背后折腾你。”

妈妈先揉了揉晓晓的脸,笑得和煦极了:“我要先夸你,这事做的没错,但是今天还要教你另一个道理。”

晓晓认真地看着妈妈,听着她继续说:“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小人永远比君子要多,也难应付得多,从前,妈妈只教你如何做一个君子,却没有教你如何对待小人,这是妈妈的错。不过你也别担心,这些小事还难为不到我,学校也不是那些小人可以只手遮天的。”

那天,妈妈说了很多话,晓晓并不是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楚,可她印象最深的,就是妈妈脸上的笑容。她觉得,哪怕是为了那个笑容,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也要三思后行,至少不能再让妈妈为自己操心劳累。

也是因为这件事,晓晓对陈慧那些人的观感又跌落了一个层次。她不是背后说人坏话的那种人,但想了想还是提醒自己的朋友,和陈慧相交的时候要注意些。

日子磕磕绊绊,初中、高中,而后是高考和大学。晓晓不知道那天之前和那天之后,陈慧又有没有再做那样在她看来十足好笑的事情,她只知道中考陈慧的成绩比平时差了一大截,拿了高价才能上了普通高中,而且到了最后高考连个大专都没考上,只能读中专。让她觉得恶心的是,陈慧竟专门打听到了她报的专业,然后同她报了一样的专业。

大家的生活从这里开始就像分叉的树枝,渐行渐远,终于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晓晓厌恶陈慧,甚至因为陈慧父母助纣为虐的缘故也颇讨厌那两人,可她却不讨厌陈慧的弟弟,因为那实在是一个很讨喜的男孩子。他比晓晓小了两岁,见了晓晓和晓晓的好友都会嘴甜地叫姐姐,反而对自己的亲姐姐一点也不亲近。

有的时候,晓晓也会想,那个男孩子是不是知道自己姐姐的作为,因为不赞同,才会态度恶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