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7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270
历史久远

晓晓的好友叫欣欣,两个人的关系用亲如姐妹形容都是不过分的。欣欣的爸爸和晓晓的妈妈都是学校建校起分配过去的第一批老师,又都是数学组的,所以两个小孩子很小开始就认识,欣欣比晓晓小了一岁,所以晓晓一直把她当妹妹一样,很照顾她。

两个人本来差了一个年级,后来欣欣干脆跳级成了晓晓的同班同学,后来更是连大学都考到了同个省去。

不过她们感兴趣的方向不同,上了大学之后也各有偏重。晓晓这个人喜欢新闻工作,所以大学时候干脆进了学校的新闻中心,做了一个校园记者,从此天天忙得团团转。不过新闻中心的工作虽然忙得很,但是福利也比其他学校的组织要强许多,比如说,他们有每学期一次的公费出游。

晓晓进来之后的第一次出游地点,就定在了X市,就是欣欣的大学所在的市。

地点定下来之后,她就去询问带队老师,自己能不能在到了X市之后脱离大部队独自行动,但因为安全问题,被老师一口拒绝了。晓晓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回去之后就情绪低落地给欣欣打电话说了。

欣欣的声音带着笑意从手机里面传出来,就像是有特殊功能加持一样,一瞬间就抚平了晓晓心里的那些不开心:“我也挺想去找你玩的,但是大一课程比较多空不出来时间,只去一两天我又觉得没趣。这次你也别觉得失望,说实在话你来了我都不一定有时间招待你。”

“那只好下次了,我抽个时间长一点的假期,一个人过去,我们可以好好浪一浪。”晓晓跟着笑起来,有一种朋友,就是可以许久不联络,但突然联络起来也不会觉得生疏。

只是她却没想到,这么一等,就等了一年才成行。端午三天假期就要到了,假期的前一天,晓晓只有上午一节课,她早早买好了来回的车票,上午上完课就背着背包奔向了动车站。两人所在的市相隔很近,动车也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而已,所以从X市的动车站出来的时候,还不到中午十一点。

因为事先问过,所以晓晓知道今天上午欣欣是满课的,她一开始就没想让欣欣过来接她,只想着自己坐公交过去算了,却没想到刚出了车站就碰见了熟人:“陈明!你怎么在这?”

这个陈明,就是陈慧的亲弟弟。说起来晓晓也好久没见过他了,这样骤然相遇,竟险些不敢认了。陈明变化很大,或许男孩子都是这样,抽条很快,短短两年没见,就发现他已经高到需要自己仰视了,连脸部线条也变得硬朗成熟许多,甚至唇上还有了微青的胡茬。

陈明笑得灿烂:“自然是欣欣姐使唤我来接你的呀!来把包给我吧,我帮你提。”

在晓晓眼里,哪怕他模样有些变了,那也还是当初那个一小点的跟在她身后跑的小屁孩,她拍了拍陈明的背,随口拒绝:“不用,又不重的。哪里坐公交呀?我们赶紧走,一会儿能赶上和欣欣一起吃午饭,她下午好像还有上机课的。”

陈明也没再提,指了指方向,带着晓晓去坐公交。路上两个人说个不停,也不觉得陌生。陈明如今算是欣欣的学弟,虽然不是同个学院的,也不在同个校区,但距离也不算太远。陈明语带自嘲地跟晓晓抱怨着:“我们那个校区几乎全是男的,前几次我去找欣欣姐,正好是下课时间,我站在她们教学楼的门口,就看到一大群漂亮姑娘对我扑面而来……”

“噗!”晓晓没忍住,直接喷笑出声:“什么叫扑面而来?会不会用词啊你!”

陈明胡乱摆摆手:“差不多就那个意思吧……反正我觉得漂亮姑娘们好像都在看我,我当时就深深地感慨:真特么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待在男人堆里太久,我现在觉得我的性向很审美都有些扭曲了……”

晓晓一巴掌拍在他身上,听着响但并不疼:“你再这么乱说话,让你姐知道要揍你的!”在陈明面前,晓晓和欣欣都从未显露过和陈慧不合的样子,也绝对不会再陈明面前说陈慧的不是。只是她们心里也清楚,陈明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明镜一样的,毕竟谁跟谁好又跟谁不好,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一些的。

陈明耸耸肩,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我姐就那样,不管我怎么样她都不会满意,懒得管她。”

两个人很快就又转到了别的话题上,等到了欣欣上课的教学楼下面时,还有些意犹未尽。这会儿到了正中午,天气还是有些热的,晓晓随意惯了,只想着找个树荫就是了,谁知道陈明立即从斜挎包里拿出了一把遮阳伞,在晓晓面前撑开来。晓晓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伞以及伞上的小碎花:“我X!你不会是真的取向弯了吧?”

陈明傲娇地“哼”了一声,不知道是想要辩解还是想说什么,下课铃就响了。两个人一齐住嘴,往教学楼的出口看过去。没一会儿,就有一群又一群的人走了出来,晓晓给欣欣打电话说了自己的位置,不多时就等到了欣欣。

两人大大地拥抱了一下,欣欣说:“把你的包摘了,我让我室友先带回宿舍去,我现在先带你去吃饭。”晓晓钱包和手机都在身上,包里也没什么要紧东西,所以二话不说就按欣欣说的做了,还不忘对室友君道谢。

三人不知道是隔了多长时间,才终于又能一起吃一顿饭,饭桌上的气氛自然热烈的很,最后付钱的是晓晓。她手快地买了单之后,还糟了欣欣的埋怨:“来了我的地盘,再让你掏钱,那我成什么人了?”

晓晓讨好地笑:“就这一顿,以后都听你的。”

陈明抱着果汁在一边喝,等两个人都说完了,他才弱弱地说:“本来我也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的,无奈我家太后对我的生活费管制太严,囊中羞涩导致我如今只能跟着你们蹭饭了……你们不会嫌弃我吧?”

晓晓揉了揉他的狗头,玩笑道:“不嫌弃,我们两个饭量小,吃不完的都是你的。”

下午欣欣去上课,陈明就带着晓晓在校园里转了转,等欣欣下课了再去找她汇合,晚上三个人又买了一堆零食,裹着厚衣服到学校的湖边去看星星聊天,这一整天虽然没出去,但也过得愉快极了也充实极了。

之后的两天三个人结伴玩了不少地方,也吃了不少好吃的,欣欣和晓晓轮流买单,却都没让年纪最小的陈明掏钱。在她们两个眼里,陈明还是个孩子,她们却已经开始接兼职赚钱了,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花陈明的钱。而陈明呢,一开始他看起来还有些负罪感,但等到最后一餐的大餐时,他却是习以为常的样子了。

说起来这也不算最后一餐,因为明天一早还能一起吃顿早饭,但这餐比较丰盛,所以也算是有点特殊意义的。三个人都喜欢吃辣,于是干脆去了一角挺有名的湘菜馆,吃得几乎是扶墙而出。

“这家还挺实惠的。”三个人歇了一会儿,决定慢慢走回去,正好消消食,路上欣欣开口说:“我感觉我们三个吃得挺好的,结果还不到两百块钱。”

陈明跟着笑:“你是不是想起来我刚来的时候请你吃的那一顿了?”

欣欣一愣,没接话,陈明就继续说:“我当时觉得,以后估计就得你罩着我了,无论如何得请你吃顿好的呀!就干脆定了西餐,结果五百多块钱出去了,我们两个竟然都还没吃饱!”欣欣和晓晓都跟着笑,气氛却莫名不如刚才那样和谐了。

夜里,洗漱之后晓晓和欣欣一起躺在一张窄窄的床上,因为同宿舍的室友们也都没睡,两人干脆聊起天来。晓晓问:“陈明刚才的时候请你吃过饭呀?她妈就没说什么难听话吗?”晓晓语调平缓,但熟悉她的欣欣却从中听出了嘲讽。不过她自己也是满心嘲讽:“怎么可能,他们夫妻两个……呵!”

“说起来陈明都有点不像他们家的人了。”晓晓明白欣欣的意思,犹自感慨:“我觉得他性子还不错,至少比他姐他妈强了很多,能来往就来往着吧。”

欣欣轻轻“嗯”了一声,心里面却莫名生出了些违和感。

第二天早上,陈明说有事,晓晓就让他去忙,然后两个女孩子一起吃了一顿具有地方特色的早饭,欣欣就一路把晓晓送到了车站。两人告别之后,晓晓就不舍地过了安检口,她觉得,这个端午过得真是太满足了,哪怕好像忘了吃粽子。

但没过几天,接到妈妈电话之后,她就傻了眼:“你说陈明跟他妈要了一千块钱?还是以我为借口?”

当妈的自然是了解自己女儿的,打这通电话就是为了通个口风,免得自家一条筋的傻女儿还把别家的精明人当傻孩子:“是啊,他说你那么远跑去玩,他总要尽一尽地主之宜招待一番的,三天带着你和欣欣吃吃玩玩,花了小一千,现在没钱了,让他妈给打钱。”

说着说着,晓晓妈妈想起了那天被人问到了脸上的情景,心情不好,语气也好不起来了:“他妈回头就跑来质问我,问我女儿都吃喝了些什么,能不到三天就花了一千!”

虽然妈妈最后也没吃亏,跟欣欣爸爸一起一唱一和地把情况还原了一遍,让陈明的妈妈在同事面前丢脸极了,但晓晓心里还是觉得寒凉,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了从前妈妈教的许多道理,才明白俗语里的那一句话的意思: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